華發網繁體版

中國將進一步為其他國家的扶貧工作傳經送寶

中國將進一步為其他國家的扶貧工作傳經送寶

記者近日從國務院扶貧辦獲悉,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創造了減貧史上的最好成績,5年累計減貧6853萬人,消除絕對貧困人口2/3以上,年均減少1300萬以上,貧困發生率從2012年的10.2%下降至3.1%,我國脫貧攻堅取得了決定性進展。

“決定性進展,意味著脫貧攻堅戰態勢已定,大局在握。”國務院扶貧辦主任劉永富說,實踐證明,黨中央關於脫貧攻堅的決策部署是完全正確的,精准扶貧精准脫貧的基本方略是完全正確的,脫貧攻堅的頂層設計和政策舉措是完全正確的,解決了“扶持誰”“誰來扶”“怎么扶”“如何退”等一系列問題。

脫貧攻堅之所以能夠取得決定性進展,關鍵在於發揮了黨領導下的制度優勢。劉永富說,扶貧工作堅持“中央統籌省負總責市縣抓落實”的體制機制,中西部22個省份黨政主要負責同志向中央簽署脫貧攻堅責任書,層層立下軍令狀,級級傳導壓力,建立各負其責,合力攻堅的責任體系。形成“五級書記抓脫貧、全黨動員促攻堅”的局面,為脫貧攻堅提供了堅強的政治保障。

今後三年,還有3000萬左右貧困人口要脫貧,有8萬個左右貧困村要出列,有600多個貧困縣要摘帽。當前脫貧攻堅的重點和難點在於深度貧困地區,特別是“三區三州”基礎條件薄弱,致貧原因複雜,脫貧難度更大。

建檔立卡數據顯示,目前貧困人口超過300萬的還有5個省區,貧困發生率超過18%的貧困縣有229個,超過20%的貧困村有2.98萬個。2018年還將減貧1000萬人以上,還將有約100個貧困縣宣脫貧摘帽。

“從目前進展看,總體上完成任務問題不大。現在,就是要由‘打贏’向‘打好’轉變。‘打好’體現在從關注脫貧速度轉向提升脫貧質量。”國務院扶貧辦主任劉永富說,國家層面將在保持政策連續性、穩定性的同時,進一步深化脫貧攻堅新舉措,拿出更多讓貧困群眾得實惠的實招硬招。

美國比爾和梅琳達·蓋茨基金會(簡稱“基金會”)主席比爾·蓋茨及其妻子梅琳達·蓋茨13日發了2018年度公開信,表示雖然全球負面新聞不斷,但依然看到了世界的巨大進步。舉例來說,自1990年以來,全球每年的兒童死亡人數已經減半,而且在過去短短20年時間,全球極端貧困人口數量也下降了近一半。

這是蓋茨夫婦發的第10封年度公開信,他們在信中回應了常被問到的10個難題,涉及特朗普政策對基金會工作的影響、對抗氣候變化、教育投入以及與大企業合作等。

比爾·蓋茨在信中表示,衛生與農業領域的技術革新曾讓世界最富裕地區人民的生活得到改善,貧困人口也應受益於此。基金會鼓勵企業投入專業資源用在解決貧困人口所面臨的問題上,同時不讓他們因此而虧錢。

在中國媒體交流會上,比爾·蓋茨在接受人民日報記者電話訪時高度評價中國的減貧成就,稱早在基金會參與之前,中國就在扶貧工作上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績。基金會希望能夠幫助中國實現消除極端貧困的宏偉目標。比爾·蓋茨表示,基金會對於健康問題的了解,以及在數字金融等方面的一些專長能夠幫助中國更好地開展扶貧工作。他表示,“就我所知,中國的目標不僅僅是消除極端貧困,而且要實現更加廣義的平等,所以需要考慮把健康、居住條件、食品等所有問題綜合考慮進去,並開發適當的模式。中國的成功減貧也將為其他國家和政府提供有益的借鑒。中國對實現平等作出了堅定的承諾,成為政府開展所有工作的基石,並蘊藏著巨大的發展機會”。

比爾·蓋茨還看好人工智能在未來減貧中所發揮的作用,他認為人工智能能夠提高生產率,降低產品生產和服務提供過程中的人力投入,這樣能夠釋放出勞動力去幫助老年人或者殘障人士等弱勢群體,縮小階層差距。如果發展得足夠好,我們甚至可以縮短每周的工作天數,或者讓人們提前退休。所以當生產率提高時,如果政府能夠以明智的方法確保人人平等地從中受益,在過程中創造出新的機會,那它就是一件好事。

談及特朗普政府的政策是否對蓋茨基金會的工作產生影響時,比爾·蓋茨表示,特朗普總統與其政策問題出現的頻率比這封信中其他問題加在一起還要高。本屆政府的政策對基金會在很多領域的工作都有影響。最具體的例子就是對外援助。特朗普總統提出大幅削減對外援助,所幸國會已經著手准備將這筆錢放回預算。

比爾·蓋茨表示,廣義層面上來看,美國優先的世界觀使他擔心,就算僅僅以對美國人民的裨益來衡量政府的所作所為,參與全球事務依然是明智的投資。

比爾和梅琳達·蓋茨基金會每年在美國本土投入約5億美元,用於援助發展中國家約40億美元。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貧困人口大幅度減少。世界銀行的數據顯示,中國的貧困發生率從1981年的88.3%降至2013年的1.9%。如果把中國排除在外,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最為重要的減貧指標就無法實現。據中國國際扶貧中心的推算,中國對全世界減貧的貢獻率高達70%,而眾人皆知的中國增長奇跡,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率為20%至30%,某種程度上看,中國的減貧成就比中國的經濟增長更為神奇。

人們往往把中國減貧的巨大成功歸結於過去30多年快速的經濟增長,也就是人們通常所說的水漲船高。這種說法不無道理,因為沒有增長,就幾乎不可能使貧困指標下降。但增長僅僅是減貧的必要條件,而非充分條件。不少國家在經曆增長的同時,貧困並沒有得到改善,甚至有可能上升。這的關鍵在於窮人是否從增長中得益,也就是所謂的增長的普惠性問題。顯然,中國減貧成功的秘訣需要從普惠性的角度去尋找。

中國經濟增長的普惠性至少與以下幾個因素有關。第一,政府強有力的支持。在中央政府層面,成立了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並且每級政府都有相應的扶貧辦公室,專門幫助支持貧困地區、貧困家庭和貧困人口。盡管關於政府在經濟發展中的作用眾說紛紜,不少經濟學家認為市場能夠解決資源分配問題,但一個被越來越多人接受的觀點是,市場無法解決收入分配問題,更無法解決社會全面發展的問題。而貧困恰恰是收入分配問題的核心,本來就需要由政府來參與解決。

第二,積極推動工業化和城鎮化。用專業術語講,保證普惠性等價於控制貧富差距,而在所有發展中國家,貧富差距的最大組成成分就是城鄉差距。這樣一來,在欠發達國家積極有序推進城鎮化便成為解決貧富差距的重要出路。這是因為欠發達國家的財力有限,同時貧困人口據很大比重,非貧困人口的收入水平也不高,所以基於“劫富濟貧”的財政轉移來應對貧困問題根本沒有可行性。在這種情況下,減貧的一個重要方法就是讓農村人口進城,與城市人口一起分享增長紅利。目前在中國的城鎮存在不少於2.7億的農民工,他們支撐起大量農村人口的收入。如果沒有工業化,沒有城鎮化,中國的貧困問題即便在今天仍將非常嚴重。現在,中國還繪制了鄉村振興戰略藍圖,城鄉融合發展將進一步為減貧事業創造條件、夯實基礎。

第三,充分重視基礎設施建設。“要致富,先修路。”中國這句口頭禪,折射了中國在其經濟發展過程中對基礎設施的重視。事實上,中國在道路、通信、電力,飲水等方面投入巨大。基礎設施的作用是方方面面的,最為主要的是減少交易成本和促進市場整合,這無疑推動了城鄉綜合發展,使農村能夠從發展中受益。在很大程度上,公共基礎設施可以被當作公共產品,而道路、電力、飲水和通信等公共產品能幫助有效降低貧富差距,即改善普惠性。

上述中國減貧經驗在其他國家也具有相當的可複制性,關鍵在於相關中央政府的扶貧意願、決心和力度。中國全方位扶貧、全社會扶貧的經驗是其對全球減貧議程的一大貢獻。展望未來,隨著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業務的擴展、“一帶一路”倡議的實施和中國國際扶貧中心的努力,中國將進一步為其他國家的扶貧工作傳經送寶,幫助發展中國家強化基礎設施建設、推進工業化,為國際扶貧事業作出更大貢獻。

“世界上很多國家都對解決貧困問題一籌莫展,但中國在解決貧困問題上取得的顯著成效,在世界上首屈一指,令人贊歎。”比利時聯邦議會比中友好小組主席克里斯蒂安·維耶納在接受本報記者訪時表示,過去5年她多次訪問中國,接觸到不少擺脫貧困的家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果政府不是真下大力氣解決貧困問題,是不可能取得這樣的成就的。在精准扶貧政策的推動下,貧困家庭不僅很快擺脫了貧困,而且有了可持續發展的路子。中國這種優質高效的減貧之路值得其他國家學習和借鑒。”

美國著名未來學家、暢銷書作家約翰·奈斯比特對本報記者表示,減貧意味著讓人們獲得“工具”,使他們能夠積極地創造自己的生活,意味著父母可以把孩子送到更好的學校,提高他們的社會適應能力。“可以把減貧看成是一塊投向水中的石頭,以小圓圈開始,然後蕩出更大的圓圈。從全球背景來看,中國減貧的努力對尋求擺脫貧困的新興經濟體具有巨大價值。”

“很多國家為解決貧困問題出台了很多舉措,做了很多事情,但成效不佳。中國注重讓貧困人口在擺脫物質貧困的同時,擺脫意識貧困,調動貧困民眾積極性,這是難能可貴的。”印度夏馬爾大學教授卡瑪奇亞對本報記者表示。

法國著名經濟學家米歇爾·阿列塔指出,改革開放40年來,脫貧一直是中國政府工作的重心之一。改革開放初期,中國在農村推行的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激發農業生產活力;伴隨著工業化和城鎮化的發展,越來越多的農村人口進入城市,增加了收入;近年來,中國政府致力於完善社會保障體系建設,提高最低工資水平,倡導更為高效的投資。“中國的扶貧成功經驗值得推廣學習。”

“中國脫貧攻堅事業是當今人類社會發展的一個顯著成就。”巴基斯坦媒體與交流研究所所長瓦力·紮希德在接受本報記者訪時說,中國領導人通過連續性政策和堅決努力推動減貧事業不斷發展。“盡管沒有一種萬能的方法,但中國的每一個城鎮和村莊都充分利用現有資源和領導力,在有限時間內有針對性地開展精准扶貧。”

菲律賓時政分析人士、《菲律賓星報》評論員李天榮接受本報記者訪時表示,中國政府在消除貧困方面表現出強大的政治決心與政治毅力,為世界減貧事業作出了重大貢獻。中國的減貧成就令世人震撼,必將載入史冊。

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讓貧困人口和貧困地區同全國一道進入全面小康社會,這是中國共產黨的莊嚴承諾。到2020年中國現行標准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這在中華民族幾千年曆史上將是首次整體消除絕對貧困現象,對中華民族、對整個人類都具有重大意義。

越南媒體對中國的減貧措施和經驗非常關注。越南國家電視台曾專門訪中國雲南、四川等脫貧民眾的“致富經”,稱贊中國減貧事業取得巨大成功。越南夢想廣告貿易有限公司總經理胡錫忠對本報記者表示,中國的減貧措施從最初的輸血型向造血型、精准幫扶轉變,放眼未來、立足長遠,非常值得借鑒。

“正是中國的成功經驗啟迪了埃塞俄比亞的快速發展。”埃塞俄比亞總理首席經濟顧問尼瓦伊·吉對本報記者表示,中國減貧的成功經驗在於持續快速的經濟增長、創造大量就業、經濟增長成果為人民所共享。目前,埃塞俄比亞正在進行“農業導向的工業化發展計劃”的第二階段,著重發展工業,建立了十多座工業園區,大量青年人有了工作,幫助他們的家庭走出貧困。

墨西哥專欄作家、中國問題專家阿爾伯特·羅德格斯指出,中國承諾將實現新的減貧目標,並做出了具體的規劃。“每個國家都有其特有的國情和發展道路,中國顯然找到了一條適合自己的發展道路,這讓中國人民享受到發展成果,也給其他發展中國家帶來信心和啟示。”

美國“全球未來”研究所主席、知名未來學家詹姆斯·坎頓博士對本報記者表示,中國把消滅絕對貧困現象,實現全國繁榮作為目標,本身也是一項成就。未來10年,交通基礎設施的改善和互聯網的普及將繼續減少貧困。教育、就業增長、數字經濟,以及支持創新的強勁經濟,都對中國的未來至關重要。

卡瑪奇亞認為,按照中國政府的脫貧路線圖,到2020年打贏脫貧攻堅戰,這不僅是中國消滅貧窮問題,更是為人類社會作出的巨大貢獻,為包括發達國家在內的所有國家做出了榜樣,這是中國方案和中國理念對世界的貢獻。

根據人民網、中國網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焦點 » 中國將進一步為其他國家的扶貧工作傳經送寶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