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范太:釋法是「港獨」逼出來的


范太:釋法是「港獨」逼出來的

■范徐麗泰直斥「港獨」分子「無知識、無常識」,經常在網上生活,對現實世界、國際情況不理解,不知道自己對香港造成了多大的傷害。資料圖片

斥「雙邪」無知識無常識 與現實脫節損港不自知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甘瑜)「青症雙邪」的辱國播「獨」宣誓引起一連串法律問題,最終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對香港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釋法平息爭拗。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認為,是次釋法是以「雙邪」帶頭的「港獨」分子逼出來的,直斥該批人「無知識、無常識」,經常在網上生活,對現實世界、國際情況不理解,不知道自己對香港造成了多大的傷害。對於有部分法律界人士在此問題上危言聳聽,聲言「中央一不喜歡就會釋法」,范徐麗泰反問:若真是如此,香港怎可能回歸19年來只有5次釋法?她希望大家聽所謂「法律界人士」的說話時,最好看看香港基本法,再以平常人的思維去想一想,到底有無道理。

談到宣誓風波,范徐麗泰表示,從這件事發生後,看到「雙邪」越來越搞事,不是宣誓「玩完嘢」就暫停,而是帶着助理去衝擊立法會。另一方面,反對派部分議員更充當人鏈去「保護」無權進入議事廳的「雙邪」進內。

「若不釋法,現時恐未能開會」

范徐麗泰直言,事件愈演愈烈,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即使交法院審理,「已經做到最快,但亦搞了一個多月,即使過兩日上訴庭有裁決,兩人已明言要上訴至終審法院。如果不曾釋法,相信立法會現時亦未能開會,首先受害的還是香港社會,所以這要拖多久呢?兩個月?很有可能,但香港付不起這個代價。」

速戰速決止亂局 「爭拗留法院處理」

她又說,全世界的議會看到香港亂局,其實都會質疑「原來這麼無知的人在香港可以做立法會議員」,因此更須速戰速決,「再加上他做的是宣揚『港獨』,這是國家無法置諸不理的,所以要釋法,之後立法會就可以開始開會,爭拗就留在法院處理。」

雖然法官已明言,即使沒有釋法仍是如此裁決,但「雙邪」依然上訴,范徐麗泰直言,上訴期間也會有擾攘,故釋法是逼出來的,「而逼到如此情況的,就是『港獨』人士,以游、梁為主,無知識、無常識的一批,經常在網上生活,對現實世界、國際情況不理解,不知道自己對香港造成了多大的傷害。」

19年只5次釋法 「每次都是必須」

對於有「法律界人士」藉事件誤導稱「中央一不喜歡就會釋法」,范徐麗泰直言︰「但這根本沒有發生過,如果是這樣,又怎麼可能19年來只有5次釋法?而5次釋法,每次都是必須、沒有其他更好方法時才做的。每一次都是想維持香港穩定、令香港法律更清晰。」

她解釋,立法原意有時是不清楚的,要因應環境去講清楚。以行政長官任期為例,兩年或五年,要釋法講清楚;居留權釋法,如果當年不做,香港人口也會激增等,「1996年也有釋法,就是國籍法,該解釋容許香港人可以是中國公民,但仍可以有其他國家護照作為旅行證件。莊豐源案無釋法,就對香港造成打擊(引發之後的『雙非』問題)。」

明白到部分市民或有憂慮,范徐麗泰強調,只要「一國兩制」一日存在,香港就是現在這制度,「是次釋法亦非修改法例,法官亦講了,我覺得社會要聽真正有法律知識的人怎樣講。現時香港議員講的東西,大家要想清楚再接受,因為有部分議員最喜歡斷章取義。」

就有人稱釋法須由法院提請,范徐麗泰指出,香港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第一款就講明,釋法權力屬於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款就是授權香港法院對基本法關於香港自治範圍內的條款進行解釋,「授權,即權力來自於全國人大常委會,又怎能約束授權者呢?......如果有點常識,去看看基本法,就知道釋法要由法院提出是不成立的。希望大家聽所謂『法律界人士』的說話時,最好看看基本法,再以平常人的思維去想一想,到底有無道理。」

香港文匯報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反港獨 » 范太:釋法是「港獨」逼出來的

讃 (0)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