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Beyond的粉絲應該被嘲笑嗎?

1988年10月15日、16日,Beyond樂隊連著兩天在北京當時最大的室內演出場所——首都體育館舉辦了內地的首次專場演唱會,票價分別是3元、4元、5元、6元,現場來了近18000 人。他們不僅是第一個在首體舉辦專場演唱會的香港藝人,同時也是第一支攻佔首體舉辦專場的搖滾樂隊,雖然那時候Beyond並沒什麽名氣。

Beyond的粉絲應該被嘲笑嗎?

30年後,一場以紀念Beyond樂隊主唱黃家駒為主題的“祝您愉快·紀念黃家駒25周年演唱會”於6月10日(黃家駒生日)在北京工人體育館如期舉行。昨晚的演出中,除了黃家強,還邀請了港臺的太極樂隊、殺手鐧樂隊、四分衛樂團,以及內地的二手玫瑰樂隊、逃跑計劃等音樂人共同演繹了 Beyond樂隊的諸多經典,再加上現場的一眾鐵桿粉絲合唱,場面也頗多感人處。

不過演出結束的當晚,就有一篇《“主流”滾青鑒賞:二手玫瑰在紀念Beyond演出時被觀眾高聲驅趕下臺》的推文出現在朋友圈,就演出時粉絲對二手玫瑰樂隊改編歌曲《大地》時發出的“下臺”等不滿進行指責,並嗤之為“中華主流土味滾青”。很明顯,這種立個靶子帶節奏的做法對於蹭流量來說很奏效,直至6月11日上午,此文已然突破10w+。

有些尷尬的是,這篇文章被另一個搖滾號洗成了另一篇更為驚悚的推文《這可能是二手玫瑰出道以來最屈辱的一次》,並成功開通原創,當然,閱讀量也突破了4w。

說實話,作為有幸去現場的聽眾,也是一名Beyond粉絲,本想著這場演唱會只是參與一場粉絲的集體懷舊,卻無端引出一起滾圈鄙視鏈式的謾罵,確實有些意外。不過既然親身參與了這個演出過程,就借著機會說說Beyond粉絲和二手玫瑰改編的事兒。

首先說明,個人是非常喜歡二手玫瑰樂隊的(有文為證《像二手玫瑰一樣做音樂》),本文力求做到客觀中立。下文將圍繞“二手玫瑰的改編致敬是否有問題?Beyond粉絲是否應該被嘲笑?”兩個問題展開,並盡量就事論事。

 

Beyond的粉絲應該被嘲笑嗎?

 

第一,二手玫瑰的改編致敬是否有問題?

昨晚的演出中,二手玫瑰改編了Beyond的《不可一世》《大地》兩首歌,其中第一首《不可一世》雖然重新編曲,但基本尊重原曲演唱,而且主唱梁龍作為一個東北人,唱的還是粵語,足見其誠意,現場歌迷反饋也是很熱烈的。

第二首歌《大地》的改編也可圈可點,編曲上更多凸顯了二手玫瑰一貫的民樂元素,演唱上也更接近二人轉風格,間奏和收尾那兩段嗩吶的solo也很出彩。所以從技術/藝術角度來看,二手玫瑰的改編並沒有什麽問題,但為什麽《大地》引得現場部分觀眾的反感呢?

這就涉及到演出活動的另一個主體:觀眾,同時也關涉到第二個問題:Beyond粉絲是否應該被嘲笑?

如果這首歌是在二手玫瑰自己的演唱會上演出,可以百分百確信是沒有問題的,頂多是事後在網上吐槽一下。但關鍵在於,這是一場以紀念黃家駒為主題的演唱會。這意味著,現場的絕大部分觀眾都是沖著懷念家駒去的,是沖著經典金曲的集體回憶去的。

因此,盡管二手玫瑰對於《大地》的改編並沒有技術上的失誤,但對於Beyond粉絲來說,一首描寫抗戰老兵的歌曲以二人轉的方式演繹出來,與原作的主題相差太遠,自然難以被歌迷接受。而再加上二手玫瑰一貫的妖嬈唱法和臺風,更加讓歌迷難以接受,正如歌迷所說,“好比用嫵媚的聲音唱《我的中國心》”。

那麽,在當晚的演出中,Beyond粉絲要求二手玫瑰“下去”的表現是否應該被嘲笑呢?

在音樂先聲看來,作為花錢購票入場的觀眾,自然是有權利表達對演出內容的喜好的。就像妳去餐廳點了一份蓋澆飯,最後給妳上了一碗炒面,雖然面很好吃,但並不是妳想要的,自然會心有不滿。哪怕按照搖滾的邏輯,不滿意就表達,並沒有什麽問題。

此外,微博上很多回帖都會引用黃家駒的這句話去對Beyond粉絲——“音樂應該有很多種類,有很多性格,有很多色彩,有很多不同的感情,不同文化在裏面,音樂是藝術。”這裏我想說的是,以兩首歌的現場反饋來看,Beyond粉絲的現場反應更多是不接受二手玫瑰在致敬場合的翻唱風格,並沒有否認二手玫瑰的音樂。

音樂的傳承、傳播需要創新,但也得考慮市場接受度,要不然只能是自娛自樂。面對爭議,粉絲也不用著急站隊,先穩住心態、了解真相,千萬別被某些自媒體帶跑偏了。

來源:百度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娛樂速遞 » Beyond的粉絲應該被嘲笑嗎?

讃 (5)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