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弗裏達》薩爾瑪·海耶克指控哈維性騷擾並報復

《弗裏達》薩爾瑪·海耶克指控哈維性騷擾並報復

韋恩斯坦性騷擾事件再添新指控,薩爾瑪·海耶克在紐約時報發佈長文,講述她做2002年的奧斯卡獲獎影片《弗裏達》時,被哈維·韋恩斯坦不斷性騷擾。她拒絕性邀約後,韋恩斯坦各種干擾該電影,被迫拍裸戲的她在片場失控,大哭抽搐。她也慶倖有愛德華·諾頓等好友幫度過困難,感歎“女性拍出想講的故事太難”:

《弗裏達》是海耶克投注了巨大熱情的專案,韋恩斯坦當時的米拉麥克斯公司願意接手時,海耶克一度很慶倖,認為韋恩斯坦是“熱情的影迷,願意承擔風險、願意對電影才華進行投資的人”,願意給一個墨西哥的肥皂劇明星和她熱愛的專案——一部對傳奇女畫家弗裏達·卡洛的致敬以機會。對此,海耶克說,“我當時非常興奮能和他和那家公司合作,天真地以為自己的夢想成真了。”

然而,此後,韋恩斯坦對她發起了無休止的騷擾:晚上的任何時間,在任何酒店、任何地方,韋恩斯坦都可能不請自來,讓海耶克給他開門,“他甚至有一次出現在我拍另一部電影的地方,那部電影跟他毫無聯繫。”他持續對她發出性方面的邀約:跟他一起洗澡,給他按摩,讓他口-,圍觀她跟另一名女性裸身相待。她稱:多年來,他對她來說是一個“怪物”。

她稱自己一次次拒絕了韋恩斯坦,而後者爆發了“馬基雅維利式怒火”——韋恩斯坦極其不喜歡聽到“不”,他甚至在某次被拒絕後對海耶克說:“我會殺了你,別以為我做不到。”海耶克當時沒把此事告訴別人,“我曾覺得沒人會在意我的傷痛,可能這是因為我被多次告知、尤其是被哈維告知:我什麼都不是。”

她稱憤怒的韋恩斯坦給她設置了重重阻礙:將她從該片的威尼斯電影節首映拉走,讓她跟他及一些高價妓女一起待在一個派對上,以及在正式為該片開綠燈前,他開出了非常高的要求:大量重寫劇本、找到一個一線導演、小角色也要找大演員等。

“讓每一個人、包括我自己都吃驚的是,我做到了。感謝來幫助我的一群天使們,包括愛德華·諾頓,他出色地重寫了劇本多次,但居然都沒有在這方面署名。還有我的朋友Margaret Perenchio,當時是一名新手製片人,搞定了投資。才華橫溢的朱麗·泰莫答應執導,從那時起她成了我的磐石。其他的角色,我招募了我的朋友安東尼奧·班德拉斯、愛德華·諾頓和我親愛的阿什利·賈德。知道今天,我也不知道自己當時如何說服了傑弗裏·拉什,當時我根本不怎麼認識他。”

當拍攝正式開始後,韋恩斯坦出現在片場,批評海耶克的演繹缺乏性吸引力,他要求她拍一場跟別的女人一起的正面全裸的戲份——不在劇本裏的一場戲。而畢竟這是在片場拍,他無法在私人地盤插手,海耶克認為自己必須說好,為了維持影片拍攝繼續進行。

但是,當這場戲開拍時,海耶克崩潰了:

“拍這場我認為會拯救電影的戲的當天,我去到片場後,職業生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精神崩潰了:我的身體開始失控地顫抖、呼吸短促,我開始不停地大哭,無法停止,眼淚洶湧而出。

我周圍的人並不知道我跟哈維的歷史,他們為我那天早晨的掙扎所震驚,那不是因為我要和另一名女性裸呈相待,而是因為我要和她為哈維·韋恩斯坦脫下衣服。但當時我不能跟他們說這件事。

我的意識明白必須要拍這場戲,但我的身體無法停止哭泣和抽搐。當時我甚至開始嘔吐,全劇組的人嚇呆了,仍在等著開拍。我被迫服用了鎮靜劑,最終這讓我停止哭泣,但加劇了嘔吐。你能想像,那樣一點也不性感,但那是我能撐完一場戲的唯一方式。”

雖然韋恩斯坦還對其進行了更多干預,但最終電影是推出了。並獲得了6個奧斯卡提名,包括最佳女主角,得到了其中兩個:化妝和配樂。

而即使該片為他得了兩個奧斯卡,海耶克寫道,韋恩斯坦對她也沒有展現任何快意:“他再也沒給我在他們的電影裏演主角的機會,我在我們的合約約束下跟米拉麥克斯合作的電影,演的都是小配角。”

她隨後寫道:“為什麼我們女性藝術家中這麼多人,需要經歷‘戰爭’才能把自己的故事講述出來,而我們有那麼多別的東西可以給出?為什麼為了維持自己的尊嚴,我們需要全力去鬥爭?我想是因為,作為女性,我們在藝術上被貶值到了可恥的程度,電影工業甚至已經不再努力去摸索女性觀眾想看什麼、女性電影人想表現什麼了。”

韋恩斯坦的發言人對此事拒絕評論。

著名電影大佬哈維·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今日又接到了來自香港的控訴:一位曾主持過香港版《天橋風雲》(Project Runaway)的女主持人控告韋恩斯坦對她有過性騷擾行為。

截止到目前為止,在美國和歐洲已經有超過80名女性接連站出來,控訴自己被韋恩斯坦騷擾或強姦過。而這起來自香港的最新控訴表明,韋恩斯坦的權力版圖並不僅限於西方世界。

香港本地媒體HK101在週三發表了一篇關於電影業界性騷擾現象的調查,曝光了幾十位業內女性曾受到的相關傷害,而其中一個故事就是一位前TVB主播談起自己被韋恩斯坦性騷擾的經歷。

這位二十多歲的資深電視女主播要求保持匿名,但同意在臉部馬賽克的情況下接受了HK101的採訪。她說自己在2009年遇見了韋恩斯坦,當時後者正迫切的希望進入到蓬勃發展的中國電影電視市場。二者的見面是韋恩斯坦的亞洲合作夥伴,前韋恩斯坦公司副主席貝·羅根(Bey Logan)介紹的,而羅根也是這次曝光的另一個重點性騷擾犯。

女主播說,羅根安排自己和韋恩斯坦在文華東方酒店(Mandarin Oriental)見面,討論是否有可能讓自己主持香港版的《天橋風雲》(該節目由韋恩斯坦公司制作)。本來的見面地點在酒店的咖啡館,但當她到達後,卻被告知韋恩斯坦正在房間裏開會,要求自己去房間裏見他。

考慮到這是工作會面,女主播毫不在意的獨自進了韋恩斯坦的房間。當他們在沙發上聊了一段時間後,韋恩斯坦開始不斷的靠近她,撫摸她的手腕、胳膊和肩膀,還提出了讓她脫衣服的要求,以便更好的看到她的身材。他還威脅女主播,如果不脫衣服,就別想得到這份工作。

女主播說自己立即拒絕了對方的要求,但是韋恩斯坦仍然不放棄。接下來,韋恩斯坦想讓她脫掉上衣,被拒絕後,又提出讓她看自己洗澡,或者自己看她洗澡,保證”只是看看,不做別的事情”。

“這聽上去就像是做交易,他在不斷的挑戰我的底線”,女主播回憶到。當她拒絕了韋恩斯坦的所有要求後,韋恩斯坦立即變得不耐煩,最終告訴她”她可以走了”。

從房間安全出來後,女主播說自己曾向羅根抱怨過自己的遭遇,但羅根如此回答:”當你答應進他的房間時,就等於你已經默認同意他的行為了。” 在HK101的調查中,另外七名女性也指證,自己曾遭到過羅根不同程度的性騷擾行為,並詳細的敘述了細節。

目前韋恩斯坦尚未回應,但羅根否認了大多數的指控。

根據網易、新浪等綜合采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娛樂速遞 » 《弗裏達》薩爾瑪·海耶克指控哈維性騷擾並報復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