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相聲界又起風雲——郭德綱曹雲金撕起來了

相聲界又起風雲——郭德綱曹雲金撕起來了

從郭德綱在微博上宣佈“清理門戶”之日起,一起原本屬於德雲社內部“家務事”的糾紛被擺到了臺前,郭德綱微博數千萬的粉絲,或主動或被動成了這場糾紛的看客。9月5日,曹雲金突然發佈長文,師徒之間的恩怨過往終於以360度無死角的方式呈現在了互聯網上。記者聯繫到曹雲金經紀人,對方表示,曹雲金現在正在劇組拍戲,不會接受採訪,郭德綱經紀人王海也表態稱,不想“對罵”。

也許一陣喧鬧過後,此事仍將歸於平靜,但郭德綱和曹雲金相信從此除了法庭還能相見之外就真的只能江湖再見了。

昨日,曹雲金再發六千餘字長文正面細述自己和郭德綱的種種過往,同時表示“是時候了,也該做個了結了”。昨日,成都商報記者聯繫上曹雲金的經紀人,對方表示,曹雲金正在橫店拍一部電影,他想說的都在文章中了,這些年來也遭遇了很多不公,但他都忍了,寫下這些文字和故事也算是把隱忍了多年的話說了出來,“這些都是曹雲金自己寫的,都是真實發生的故事,也不怕對方怎麼樣。”

昨日成都商報記者採訪了郭德綱經紀人王海,他表示郭德綱不會再回應此事,“不想與曹雲金你一句我一句對罵。”

曹雲金:趕盡殺絕

8月31日,郭德綱在微博曬出德雲社家譜,併發文稱:“該清的清,該驅的驅。所謂的清理門戶,是為了給好人們一個交代。凡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以忠正為本。留下藝名帶走臉面,願你們萬裏鵬程。從此江湖路遠,不必再見。”在微博配圖中,有兩張是相同的文字內容:“另有曾用雲字藝名者二人,欺天滅祖悖逆人倫、逢難變節賣師求榮、惡言構陷意狠心毒,似此寡廉鮮恥令人髮指,為儆效尤,奪回藝名逐出師門。”

熟悉德雲社的自然都明白,雖然郭德綱並未指名道姓,但這裏所說的兩名雲字輩徒弟,自然是早在幾年前退出德雲社的何雲偉和曹雲金。4日,曹雲金就在個人微博發文,稱“你可真有意思,從來不敢指名道姓,一貫含沙射影,就因為不再給你賺錢了,你逼走了我們,現在你栽贓陷害,強加一些莫須有的罪名在我們身上,對我們趕盡殺絕,置我們於死地!”

讓人意外的是,昨日下午1時許,曹雲金再次發表數千字長文,稱“是你的江湖險惡,但我的世界陽光,道不相同不相為謀,如此,人生長路漫漫,確實不必再見”,並表示“是時候了,也該做個了結了”,直指與郭德綱的恩怨情仇。

相聲界又起風雲——郭德綱曹雲金撕起來了

在文章中,曹雲金指出郭德綱的“七宗罪”,如郭德綱辦學授課,無正規學堂,多賺徒弟學費;勒令曹雲金央視退賽,師爺侯耀文氣極摔電話;曹雲金賠錢趕演出,為郭德綱拍戲“分文不給”;罵相聲圈罵春晚罵記者,強制要求全團隊罵薑昆;禁曹雲金演出,控訴其背棄師門;借助輿論力量“背後捅刀”,製造炒作話題等。

文章最後,曹雲金還暗指郭德綱疑似生活作風有問題,稱“你還記得你2004年為什麼從右安門搬到大興的郵局宿舍嗎?你還記得你生命中有個人叫楊新華嗎?你還記得那個跟著你的女記者嗎?珠市口劇裝店的事兒你也都忘乾淨了?可能這些細碎的事情,都隨著你樹立起的高大形象,漸漸被你淡忘了吧。”

提到名字中的“雲”字是否會改名,曹雲金在文中表示,名字是德雲社的創始人之一張文順先生起的,張文順用“雲”字給大家做名,是希望“德雲同在”。

郭德綱:不想對罵

近日,德雲社公佈家譜,清理門戶,一石激起千層浪,曹雲金髮文炮轟郭德綱要將自己趕盡殺絕。對此,郭德綱經紀人王海表示不願意對此事做回應。他表示,這次郭德綱方面如此低調,是不想與曹雲金你一句我一句對罵。“曹雲金他們就是想我們給出回應,然後他們才有繼續發聲的機會,我們沒有必要這樣做。”德雲社的相關人士向記者透露。正值德雲社內外風波之際,嶽雲鵬昨日發微博力挺師父郭德綱,他寫道:“2004年進入德雲社,從來沒有想過能夠走進相聲界,12年過去了,走在街上有人能夠認出我來,有人能夠找我演出,有人能夠找我拍戲,有人找我代言,這一切都是師父給我的,慶倖自己身在雲字科,義薄雲天的雲。

徒弟、朋友、網友都無法沉默

曹雲金這數千字的長文將自己拜師郭德綱學藝以來,受到郭德綱的各種欺壓、羞辱全數翻出,這場師徒決裂蔚為壯觀,立刻成為熱點新聞,該微博下的留言中不少都是支持曹雲金的。

對於這次風波,大部分網友認為,跟郭德綱的個人性格不無關係:“這些年郭德綱撕過的人,加起來都該有一個班了吧?離開德雲社的這些徒弟們,更是有事沒事總被他拿出來損一頓,都成家常便飯了。這次曹雲金寫這篇文章……看樣子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了!”

相聲界又起風雲——郭德綱曹雲金撕起來了

而對郭德綱的沉默,有網友表示:“這麼多年不是郭德綱有事沒事出來嗶嗶,怎麼人家終於回應了,他又擺出一副對方先動手的無辜架勢呢?”

“顯然是郭德綱理虧,講真,要不是他一直死咬著曹雲金不放,明裏暗裏冷嘲熱諷,人家也不會說出這麼多實情。現在好了,不敢吭聲了,自知理虧!”

不過,對於這場師徒之間的反目互撕,也有網友表示“很無聊”:“這裏面水太深,道不清說不明,以後江湖就別再見了吧!”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一直與曹雲金低調戀愛的女友江若琳也高調發文力挺男友:“不是所有的是非都能理清,不是所有的付出都有收穫。有些選擇是無可奈何,有些失去是迫於無奈的。喜歡你的人不需要解釋,不喜歡你的人不會相信,只希望大家都能安然自若。”

此外,已經離開了德雲社的李菁和何雲偉也紛紛支持曹雲金。何雲偉說曹雲金的文章“情況屬實,有理有據”,李菁則對記者表態:“小曹這麼多年是挺不容易的,他寫的文章我也看了,確實裏邊有一些情況是屬實的。說到我自己呢,當年離開的時候我就是四個字問心無愧,現在呢,我也是四個字問心無愧,我沒有對不起郭老師的地方,就可以了。”曹雲金的搭檔劉雲天發微博稱:“名師高徒,無藝不精。結下此緣無人以對,乃門戶之大不幸。”

罵戰發生後,郭門弟子欒雲平力挺師父郭德綱,質疑曹雲金:“想拿你的錢,為什麼還要逼走你?”嶽雲鵬也發微博力挺師父郭德綱,稱“一切都是師父給我的,慶倖自己身在雲字科,義薄雲天的雲。”

有意思的是,一向愛與人爭長短的於正,竟然這次當起了和事佬,勸兩人都要放寬心,想想對方的好:“師徒不可能廝守一生,徒弟難免要出師,師傅也一定要想開。與其惡言相向,拼命打壓,不如氣量大點,放他一馬,師還是師,徒還是徒,他若有虧欠,將來你有難,他自會出手。最可悲的是你一手成全了他的錦繡前程,他反過來恨你,這才是要命的。勸二位眉間放一字寬,想想對方的好,人生一眨眼就過去了,不認識二位,沒聽過相聲,但曹小朋友文筆是贊的。”

相聲界又起風雲——郭德綱曹雲金撕起來了

為何要撕?

相聲家譜對相聲演員意義重大  

與何雲偉、李菁公開與郭德綱決裂不同,曹雲金從德雲社出走,原本是很低調的,師徒間本算是“和平分手”,這些年曹雲金也一直沒公開說過郭德綱的不是,為什麼早不出手、晚不出手,卻在這個時候回擊呢?有內部人士告訴記者,曹雲金是看到自己被“除名”之後,“忍無可忍無需再忍”,才奮力反擊的。

相聲行業內的人都知道,相聲家譜就是相聲演員的“身份證”,互相不認識的相聲藝人,通過“你師傅是誰”這種師承脈絡問題,就可以迅速排出輩分。沒有師承的人,相聲說得再好,在相聲行業裏也不被認可,而當年郭德綱本人為了在北京相聲界立足,也是輾轉多次才拜了侯耀文為師。而被師父開除出相聲家譜,對一個相聲藝人來說,則是非同一般的重大打擊。這次郭德綱發佈的德雲社家譜,在現代社會中既不是行業規範、法律條文,也不是企業與員工之間的勞動合同,沒有任何法律效力,但一經發佈就引起了軒然大波。

網友建議郭德綱用商業方法化解師徒矛盾  

德雲社近些年風波不斷,到此次曹雲金反戈一擊,其內部弊端再次呈現在眾人面前。人是情感動物,儘管相聲界對“師承、輩分”這些規矩特別在乎,可一旦糅進恩怨糾葛,尤其是出現利益紛爭,就很難再有純粹的師徒關係。

曹雲金在控訴郭德綱的長微博中,提及最多的就是錢,郭德綱用曹雲金拍戲不給錢,給曹雲金相聲出場費每場不過150元,郭德綱想方設法從徒弟身上榨取利益,而這一切在郭德綱看來,也許是理所當然,因為相聲門拜師學藝,講究的是“學三年,效力一年”,也就是在三年學成之後,效力的一年裏,這個徒弟所賺的所有錢,都要交給師父,是“謝師”。

對此,網友直言,這次曹雲金的長文將相聲界的一些“規矩”都一一呈現在網友面前,“時代前進了,這種班社規矩和師徒關係,是否真的能夠適應社會發展呢?畢竟現在早已是商業社會了。”也有網友認為,這次糾紛會讓大家對相聲行業產生了誤解:“相聲行業曾經和現在確實存在一些問題,就跟任何一個行業都一樣,但是現在通過網路發酵,放大了一些東西,這對相聲無疑是一個打擊。”

最近幾年,德雲社的演出早已走向世界,郭德綱甚至賣起了薰衣草小熊和麵膜,商業帝國初見雛形,據統計,目前郭德綱旗下有六家公司,德雲社駐場演出收入每年大概在千萬元左右。既然已經不再是從前那個簡單的“德雲社”了,那麼,其內部的“陳規陋習”的確需要改一改了,有網友表示:“江湖與商業的矛盾讓德雲社成為了一個糾結不清的奇怪的商業主體,如果郭德綱之前能用馬雲‘十八羅漢’的合夥人制去解決他與徒弟們之間的矛盾,類似曹雲金這樣的矛盾,應該就可以避免了。”

根據新京報、廣州日報等綜合採編

【文章觀點僅代表個人觀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娛樂速遞 » 相聲界又起風雲——郭德綱曹雲金撕起來了

讃 (1)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