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娛樂

最新發佈

鄭重的告別

提及生死,我首先想到孔子所言「未知生,焉知死」,這是我們身處其中的文化。但孔子這句話是用來回答子路關於「事鬼神」的問題,儘管現代人對死亡的認知,使我們在宗教生活以外不復關心神鬼,但孔子的話或許並未失效,與其說它提醒着關懷現世,不如說要求我們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除了珍惜生命本身,且須提高生活的能力,亦即發揮生命的敏感、覺悟和創造力。法國哲學家福柯在其著作《主體解釋學》中提出過去思想史上被忽視的問題,「關心自己」被「認識自己」取代了:後者強調我們獲取真理的途徑就是通過「認識」,把「生」的完善歸結為對客觀性真理的把握;相反,前者則是主張關心與我們自己有關的事物,即關心某些指導自己、控制自己所作所為的法則,它朝向的不是一條無止境的認識之路,亦非不斷地追逐、填補我們的慾望,而是在尋求真理的道路上反求諸己,在自身中得到實現和快樂,強調的是令自己真正做出改變。由此可見,東西方的文化都格外看重「生」,那麼,「死」在由科學揭開了面紗之後,是否只有宗教才能夠解答呢?

2018年娛樂圈:倒掉的流量,反轉的大叔,流星般的新人

2018年,原本通行無阻的流量,遇到了梗阻。 2014年“歸國四子”開啟了國內的流量時代。鹿晗在2014年創了一個吉尼斯紀錄——他的一條微博評論量達到了1314萬。這是一個匪夷所思的數據,它引爆了網絡,反向促使大眾開始發問:“誰是鹿晗?”而這個數據還被鹿晗粉絲反復刷新,現在這條微博的評論已經突破了1億條,再次拿到吉尼斯紀錄。

「普通的」女人《劉三姐》

《劉三姐》本為中國壯族的故事,相傳從唐代開始流傳。這個傳說中的人物得以成為普及文化的經典,全賴一九六○年蘇里所拍的電影。當年電影的成就,造就今天的經典。香港舞蹈團的大型舞劇《劉三姐》,亦以電影橋段為藍本,環繞着財主與勞動人民之間的矛盾發揮。然而舞劇的導演丁偉希望一改經典的手法,要把女主角塑造成為一位「普通的」女人而不是「神化」的人物。於是舞劇分七個段落(序、立春、驚蟄、春分、穀雨、立夏及尾聲),展示尋常百姓的生活。其實這種樸素清淡的手段反而難度甚高,舞劇的藝術目標,有賴主創團隊,繼續深入探討更多有效的方案。

網絡電影2018:新機遇下,在蛻變中前行

和網劇、網綜今年的“寒冬”處境相比,今年網絡電影的情況要相對好些。 在上個月FIRST產業場×愛奇藝論壇上,愛奇藝電影版權合作中心總經理宋佳就指出,網絡電影真正的寒冬或許已經過去。她認為今年開年到年中是網絡電影的“寒冬”,彼時已經有一票網絡電影制作公司被市場淘汰,而“從那個冬天留到現在的人,對於他們來說是個特別好的機會”。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