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巴黎眾色相》愛慾中尋自我

《巴黎眾色相》愛慾中尋自我

圖:伊莎貝表面上情場得意,心裏其實得不到滿足

說到近二三十年來為香港觀眾熟知的法國女星,茱麗葉庇洛仙(Juliette Binoche)一定佔上一席位。由奇斯洛夫斯基(Krzysztof Kieslowski)的《藍白紅三部曲之藍》(Three Colors: Blue)、荷里活製作的《佈拉格之戀》(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及《別問我是誰》(The English Patient),到近年的科幻話題作《攻殼機動隊》(Ghost in the Shell),她的戲路十分寬廣,最文藝到最商業的作品都有她的身影。茱麗葉庇洛仙的最新作品則是《巴黎眾色相》(Let the Sunshine In)。

其新作除了讓人想起她第一部在香港公映的作品《情陷夜巴黎》(Rendez-vous)外,也是電影文學改編史上一個有趣的例子。

《巴黎眾色相》的情節十分簡單,茱麗葉庇洛仙扮演的離婚媽媽伊莎貝(Isabelle)獨住在巴黎,表面上是情場老手,周旋在已婚銀行家、劇場演員等數個男人之間。她在離離合合的男女關係間糾纏不清,同時又想追求真愛,但更大的問題應是追求自我。

床戲角力

電影一開始就是一場性戲,已經年過五十的庇洛仙沒有三十多年前《情陷夜巴黎》中那樣的大膽演出,但導演還是把睡床上的男女角力細緻呈現。接著下來,整部電影就是她和不同男人間的調情、談情。但這些談情說愛和《情陷夜巴黎》那種年輕激情,自然有所不同,一方面戲中出現的角色都是上了年紀的中老年人,愛情還夾雜著種種的家庭、友情、生意、算計在背後,而更重要的是,這部電影要表現的重點是男女之間的情話、對話,多過男女關係本身。

《巴黎眾色相》的「原著」是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的《戀人絮語》,這本書也是一個傳奇。這位法國批評家曾經開過一個關於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少年維特的煩惱》(The Sorrows of Young Werther)的講座,本來的計劃是會推出一本討論《少》書語言的後設作品,結果出來的卻是一本以愛情的論述及情話為主題的作品。全書的內容都是一些關於戀愛的片段(所謂的絮語),偶而在回應《少年維特的煩惱》,並不構成一個「故事」,如何改編成為一部劇情片?是一個很有趣的挑戰。

類似的改編,最接近的例子,可能是活地亞倫(Woody Allen)早年改編《所有你想知道但不敢問的性問題》(Everything You Always Wanted to Know About Sex But Were Afraid to Ask)一書而成的《愛慾奇譚》,把幾個關於性的冷知識,用各種電影類型(主要是科幻)包裝成喜劇呈現。相對於「科普」類型的《愛慾奇譚》,《戀人絮語》探討的是男女之間精神層面的互動,而導演克麗雅丹妮(Claire Denis)的改編策略,有別於活地亞倫的諧仿類型片,走的是很正統的文藝路線。

對愛質疑

這部電影從女主角的視點出發,她不斷地和一個個不同的男人對話、交往,偶而交雜著工作和生活的點滴。這種「口水多過茶」的情節,很自然地令人想到已故的法國導演伊力盧馬(Eric Rohmer)。他的作品也總是充滿了這樣的情節,以及不確定的情感關係。《巴黎眾色相》和伊力盧馬作品的最大分別,可能就在於伊力盧馬電影中的曖昧氛圍,是來自角色間情感的試探和不安,而《巴》片對白中透出的,更多是對「愛」本身的質疑和不安,是女主角個人的問題,多於男女關係問題。

當然,還有一個更明顯的分別是,伊力盧馬的作品幾十年來少有「床戲」,而《巴》片卻要庇洛仙像三十年前那樣袒胸露乳,而非單單用語言和男角溝通。這部電影找來眾多男星為女主角抬轎,其中壓軸的是謝勒迪柏度(Gerard Depardieu)。兩人對話的場面,倒讓筆者想起迪柏度年輕時演出過的奇片《貨車》(The Lorry),全片就是他和女主角兼編劇導演杜哈絲(Duras)的對談。如果由杜哈絲把《戀人絮語》搬上銀幕,會是怎樣的一部電影呢?當然,杜哈絲本人也是小說家,就算依然在世,也應該不會有興趣拍其他人寫的文字。

【來源:大公報】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娛樂 » 《巴黎眾色相》愛慾中尋自我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