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溫碧霞往事堪回味

溫碧霞往事堪回味

圖:溫碧霞珍惜眼前人

一九九二年的無綫電視劇《火玫瑰》,聲勢曾經無法阻擋,更帶動劇集中飾演海潮一角的溫碧霞紅極一時,在內地與香港均掀起「海潮」風,很多人爭相模仿海潮的衣著和髮型。二○一八年,「海潮歸來了!」溫碧霞將於六月十九日在麥花臣場館舉行「海潮演唱會2018」,定必勾起大家的回憶。

「我好耐沒有在香港開演唱會,其實我以前出過唱片,都去過美國等地登台,但舉行自己的個人演唱會,真的是第一次。今次這個海潮演唱會很好,海潮是我人生一個轉捩點,當時除了在香港很受歡迎之外,在內地也有很大的回響。就是這部電視劇,大家都不叫我溫碧霞,叫我海潮。套劇很深入民心,而且這部劇的角色與我本身的性格很相似,自己演出的時候,很多場戲都很感動和難忘。」溫碧霞(Irene)說。

在這次的演唱會當中,Irene將會唱出多首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的經典歌曲,如陳百強、Beyond的作品,更預備獻唱一些她覺得有代表性的歌曲,當中亦有她演出過的電影電視劇主題曲等,共二十首左右。她說:「都會請一男一女做嘉賓,但暫時不能透露,之前合作過,大家有淵源。」據知,鍾欣潼將會做Irene演唱會的嘉賓。

開個唱出寫真

談到這個海潮演唱會,Irene形容之前沒有刻意策劃,說:「其實創作的是伍健雄,早前的女神演唱會,他都有找我。雖然我之前有出過唱片,其實都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也很久沒有想過搞演唱會。但一聽到這個主題就覺得很吸引,同時又覺得是一個回憶。當時也沒有想太多,對這個名很喜歡,演唱會就當是送給香港粉絲。」

首次在香港舉行個人演唱會,但Irene表示沒有計劃會順勢推出唱片:「除非有一些我很喜歡的創作人幫我寫歌。自己都是鍾意演戲,我的電影工作室在九月份會開拍新戲,自己正在洽談不同的合作機會。今年又拍了一部電影,兩部電視劇。」

為了演唱會,身形一向苗條的Irene更努力做運動、練聲,務求以最好的一面示人。她說:「其實我小時就很喜歡運動,大家應該都沒有想過我小時候是一個男仔頭。我很喜歡打籃球、乒乓球、羽毛球,踏單車、跑步,這都是我很喜歡的運動。今年有很多事情要做,我要更fit,所以我花了更多時間去keep fit、做瑜伽。平時可能一個星期有兩日做運動,現在就是一個星期做四五日,要keep得自己狀態好好,我的目標是可以去到二十歲時的體重,當時是一百磅。」

二○一八年,Irene除了會開海潮演唱會之外,她早前更飛往塞班島拍攝以海潮命名的寫真集。為什麼都選擇在二○一八年發生呢?這一年是否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呢?Irene說:「其實我是拍了那本寫真先,大概七月左右推出。但這些都不是自己計劃,寫真是內地的出版商找我,他們之前都為內地一線的藝人出寫真,如范冰冰等。這個攝影師很有名,他們很想找我去拍,又用海潮這個名字,甫聽到負責人的提議,我就話好。」

對於拍攝寫真,以及籌備演唱會的過程中,當中都以「海潮」作為主題,問到有沒有勾起她種種的回憶?Irene指曾回憶自己十五歲到現在的心路歷程,不斷的改變,不同年代的自己,之後在演唱會上,更會出現其以往不同時期、階段的照片。

她說:「今次的寫真拍得很開心,你知道我喜歡陽光海灘,那裏的水很清很美,攝影師除了拍得美之外,更拍得具有藝術感,很有特色,不同style(風格),千變萬化。大家會感覺到相片的style是多變,寫真亦會有內容,我的心聲會放在裏面,是我自己成長的心路歷程。」

對亡父感內疚

Irene分享道:「當中最難忘的是我的童年生活,我童年有喜有悲,因為我是在調景嶺長大,那個回憶好難忘。雖然家中很貧窮,但在那個擁有大自然的地方,我們可以通山跑,烤番薯,那時又有我小時候青梅竹馬的男朋友。很多童年的故事,都會影響你一生,因為童年的經歷影響了我將來的成長,我的性格,這些都會寫在書上。為什麼今時今日我會這麼堅強?為什麼敢作敢為?自尊心這麼強?其實都是關乎童年的經歷。」

海潮,被Irene形容為一個轉捩點。回望過去,她表示,有一段時間拍了很多自己不願意拍攝的戲,並說:「為了錢而去拍的戲,未必是自己喜歡的作品,沒得發揮,對電影覺得心淡,同時也遇到一些不開心的事情和遭遇挫折。剛好TVB找我拍《火玫瑰》,就是因為拍完這部劇,以前一直以為只有電影可以捧紅人,原來拍電視劇也會紅得這麼厲害,當時是很大的驚喜,沒有想過有這麼大的回響,也沒有想過這麼受歡迎。不單止在香港,內地都很厲害,成為一個『海潮』風,很多人都想扮我的衣著、髮型,自己就成為潮流的idol(偶像),覺得很開心和驚喜,之後我就雄心壯志,再有一團火。」

因為海潮,Irene開始唱歌出唱片,去學習聲樂,再拍攝電視劇、電影。正當她如日方中的時候,父親離去,對她是一個嚴重打擊,也是Irene一生的低潮期。她說:「我會被身邊人影響而感到氣餒和失望,更會影響到工作。當時因為爸爸離開,我鑽進了死胡同,記得爸爸當初離開,我馬上把頭髮剪短。他們問:『你做咩無啦啦剪曬啲頭髮?』我當時剪到很短,之後話不出唱片。可能爸爸的離開,我受很大打擊,更有少少憂鬱,會很介意別人的說話,感覺世界突然變得很黑暗。」

「在我最成功的時候,爸爸就離開了,我覺得很失落,內疚沒有好好孝順他。我怪責自己,為什麼會這麼不珍惜家人?因為我曾經失去過,我要更加珍惜所擁有的人,無論是朋友、親人,我都會很珍惜。」翌年,Irene認識到現時的老公何祖光(Kenny),讓她慢慢放低爸爸這件事了,並說:「我覺得他的出現,就好似一個很親的人離開了,又出現另一個很親的人。」

拍喜歡的電影

Irene結婚後,大幅減產,她希望可以有多一點時間陪伴家人。然而,她同時覺得每一個人都應該有自己的理想和夢想,生存才會有意義。Irene說:「現在搞電影工作室,是我最大的夢想,因為這麼多年我都是做演員,有了工作室,我可以拍一些自己喜歡的電影作品。」

Irene透露繼上次的愛情片《愛在深秋》之後,今年會籌備第二部,說:「第二部戲拍成長的故事,因為每一個人都會成長,每一個人的成長經歷都是最難忘的。我想拍一個不只是自己的故事,是身邊的人的真實故事,真人真事改編的故事。」

她說:「當中都有少少自己的元素,我成長的地方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爸爸是國民黨軍人,當年很多軍人都會住在那(調景嶺),因為他們什麼都沒有,真的很貧窮,所有事情都要重新建立。他們很有個性、團結,不是金錢至上,而是個性至上。我在爸媽身上學到很多,所以劇本會圍繞我的童年,之後所面對的困難,以及曾經歷的感情挫折。每一個人都經歷過反叛期,但回望過去,就會覺得自己很傻,那些傻就是最真的傻。在你成長後就消失了,但你不要忘記小時候想要的是什麼。」

【來源:大公報】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娛樂 » 溫碧霞往事堪回味

讃 (8)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