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漫談《怪談》:日本的《聊齋志異》

漫談《怪談》:日本的《聊齋志異》

圖:小泉八雲筆下《怪談》,在日本家傳戶曉,並多次改編拍成電影(資料圖片)

《怪談》是小泉八雲(1850-1904)根據日本傳統靈異恐怖故事改編而成,可以說是日本的《聊齋志異》,在日本文學史上頗有地位。目前最完整的中文版總共收錄了56篇。

小泉八雲其實不是日本人,而是愛上日本的西方人,父親為愛爾蘭人,母親是希臘人。由一個外國人來寫日本本土最廣為流傳的民間故事,並成為經典,這也算是《怪談》的一大特點,也說明了當年尚未開放的東方文化,對至少自認為已經文明化的西方世界具有吸引力。這樣也可以理解荷里活早期會拍《六福客棧》─這樣我們現在看起來「很雷」的中國題材電影。

《怪談》與《聊齋志異》比較,可以看出一些日本與我國很有意思的文化差別。以愛情故事為例,《聊齋志異》中有不少正能量的溫情故事,鬼怪報恩,以致生死不離的愛情。《怪談》裏大部分的故事是孤獨或寂寞的,鬼大部分是女鬼,而且大部分都是復仇,個個都是愛得真切,恨得徹底,報復起來絲毫沒有轉彎餘地。這也是一種民族性的文化傳承吧。

這樣有些極端的感情觀,在日本電影裏體現的也比較明顯,比如大島渚的《愛的亡靈》,一樣是因愛而生的鬼故事,《感官世界》雖然不是鬼片,但是一樣是「愛你愛到殺死你」。

《怪談》系列電影,最著名的一部是1964年小林正樹的版本。這部電影由四個故事構成,當年獲得過康城影展評審團特別獎。電影裏看不到現在恐怖片裏的血腥鏡頭,聽不到烘托緊張的配樂,但音樂、色彩和鏡頭的運用打造出了大師級別「恐怖」。

電影裏其中一節故事《黑髮》結尾時,拋棄原配的武士最後的掙扎,導演連配樂都隱藏起來,一分一秒,安靜地呈現痛快的報仇。《雪女》中,通過色彩構造出雪女為妖和為女人時截然不同的狀態。《無耳芳一》中,廟裏主持為拯救被亡魂招去演出的說唱藝人芳一,為他全身寫滿經文,卻遺漏了耳朵,亡靈深夜在屋內尋找芳一卻不見。瑟瑟發抖的芳一和四處尋覓的亡靈,緊張的對峙比最後割掉耳朵的鏡頭更揪住觀眾。寫滿經文的說唱藝人也成了經典的電影形象。

【來源:大公報】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娛樂 » 漫談《怪談》:日本的《聊齋志異》

讃 (5)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