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中年偶像”珍惜羽毛也不應原地踏步

更為人吐槽的是,這些即將或已經步入中年的偶像劇小生被擔憂在“吃老本”,年歲上去了,卻仍不斷在重復同類型的角色。

“中年偶像”珍惜羽毛也不應原地踏步

馮紹峰

中年偶像或許也是“中流砥柱”,他們的選擇,其實很大程度上,是行業主流的方向。

執著于同質化偶像劇,難成老戲骨

鐘漢良再次深情款款,隔著熒屏陪我們過年倒計時。電視劇《一路繁花相送》改編自大IP,講的是優秀的男主角念念不忘初戀,十年后再尋女友的愛情故事。是不是有點熟悉?沒錯,鐘漢良演《一路繁花相送》里的路非,令不少人聯想起《何以笙簫默》中的何以琛。這一類“深情人”,鐘漢良早已駕輕就熟。他本人表示,將兩個角色進行比較,路非更加癡情,因為“一等就是十年,超過了何以琛的七年”。

許多業界人士認為,大IP劇+大IP劇專業戶演員,已經到了狂歡的尾聲。一系列原創優秀劇集,吸引走了很大一部分依靠原有讀者群撐起來的低質IP劇的市場。這本應是正常生態,畢竟,偶像劇演員前一個角色的情深似海還沒消化掉呢,又看他情深意長地愛上另一個。

更為人吐槽的是,這些即將或已經步入中年的偶像劇小生被擔憂在“吃老本”,年歲上去了,卻仍不斷在重復同類型的角色。有人將鐘漢良近期演的《一路繁花相送》和《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的宣傳劇照放在一起,問:“擋住logo,你能看出這是兩部劇嗎?”

這種情況不只體現在一個人身上。鐘漢良、馮紹峰、劉愷威、靳東,差不多可算是現階段國產偶像劇里的“四大中年男神”。他們都是“70后”,年齡在四十歲上下,歲月這把刀對待他們算很溫柔,其他人漸漸被稱作“老戲骨”,而他們是“中年偶像男神”。這幾位近幾年的形象是很嚴重地固化了,想到鐘漢良,就是“何以琛”;馮紹峰,就是玄幻劇;劉愷威,永遠是霸道總裁;靳東呢,自然是“人生導師”。很顯然,這是同質化的角色乃至劇集帶來的“副作用”。而形象一旦固化,就很難突破。

“中年偶像”珍惜羽毛也不應原地踏步

鐘漢良

不再年輕也不應該原地踏步

在許多人的意識里,“偶像”就代表著揮灑的青春荷爾蒙,是屬于少男少女的。這個概念或許應該因時而變,35+甚至40+的成熟、睿智、千人千面的演員,不比單靠顏值的年輕小生有魅力嗎?比如,說鐘漢良是一個“中年偶像”,估計反對者較少。論外形,多年來都保持在巔峰狀態,沒有發福禿發的油膩;論人氣,他的忠粉數量眾多,網絡流量也不輸正當紅的年輕偶像。個人生活也鮮有負面,保持著神秘與穩定,經得住女性觀眾檢驗。

實際上,愈發讓忠粉較為不滿的,也是偶像演藝事業的“穩定”——換種措辭,就是沒有規劃,原地踏步。如果說拍偶像劇的中年美男子都沒有演技、沒有自我要求,確實有些偏頗。鐘漢良拍劇之外上過大銀幕,電影《三人行》《驚天大逆轉》里有令人眼前一亮的表演。

馮紹峰半紅不黑了多年,直到33歲才憑借《宮鎖心玉》的“八阿哥”極速躥紅。紅了之后乘勢而上拍電影,他在李仁港《鴻門宴》里演“西楚霸王”,之后主演《后會無期》《黃金時代》《西游記》,文藝片與商業片齊飛。而最脫胎換骨的演繹是在讓·雅克·阿諾執導的電影《狼圖騰》,還因此拿到百花獎最佳男主角,簡直就是一曲大齡偶像劇小生成功逆襲大銀幕的戰歌。

可惜的是,已有電影資源的馮紹峰,似乎更執著于小熒屏的“雷劇”。不少大齡小生都不放棄演IP偶像劇,片酬高當然是重要原因,還有,演電視劇是實實在在圈人氣、賺粉絲的最佳渠道。然而,馮紹峰近幾年播出的劇皆飽受詬病。

大概因為有偶像光芒,他演的是備受矚目的偶像劇、IP劇,最要命的是固執于玄幻題材。演郭敬明《幻城》里的卡索王子時,他遭遇了從藝史上最猛烈的譏嘲。從造型、妝容到角色、臺詞,簡直被噴得體無完膚。然而,誰能想到,馮紹峰還拍了一部現代偶像玄幻劇《那片星空那片海》,糾纏什么“鮫人靈珠”,各方面崩過了《幻城》,幾乎到了令人瞠目的程度。

“中年偶像”珍惜羽毛也不應原地踏步

劉愷威

“中年偶像劇”稀缺造成了他們的選擇

記得《幻城》開拍電視劇時有記者問郭敬明,會不會覺得馮紹峰演這部劇年齡偏大,畢竟他比馬天宇大近十歲。郭敬明明確表示這是正常的男偶像年紀,“跟小鮮肉比起來他可能年紀大一些,但對于電視劇的族群來說,他的年紀剛剛好”。郭敬明或許不懂藝術,但他懂市場,他的分析有一定道理。

對電視劇來說,絕非只是年輕流量偶像才有市場。甚至恰恰相反,有一定閱歷和年齡的男女主角更受歡迎,屢屢創造不俗成績。電視觀眾中有大批主婦,要引起她們的共鳴和共情,就不能光演繹青澀純美,熟男熟女的故事更受歡迎。

所謂“師奶殺人”通常都不年輕。香港TVB的劇,就常被稱作中年偶像劇。最有觀眾緣的男小生們,林保怡、陳豪、黎耀祥……都是過了愣頭青小伙子的年齡,才逐漸走紅上位,而且愈老愈討師奶喜歡,女性觀眾甚是長情。

在海外,年輕偶像如雨后春筍、紅得如火如荼,但也仍舊有中年偶像的大片廣袤市場。韓劇里既風姿綽約又能干有個性的女主角特別多,讓一群阿姨級演員熠熠生輝。日劇就更直接了,好比《監獄里的公主殿下》里說:“女人和水果都是在快要腐爛的時候最好吃。”至于中年男偶像,木村拓哉、福山雅治至今仍是神一般的存在。

但是,我們尚缺為中年人打造的“偶像劇”——不是霸道總裁愛上我,不是不切實際的多角戀,而是需要在呈現“人到中年”的情感故事中,有更多現實關照。現在那些被爭先恐后搶版權的網絡小說,并不是“中偶劇”。它們多半出自網絡小說,整體仍是低齡化的,劇情與人物設置并不合適有一定資歷和年紀的中年男神。所以,有不少人認定偶像劇不合適中年人演出。他們抱怨:“小鮮肉偶像劇的畫面, 搬到中老年偶像劇里面是很囧的。”“中年傻白甜一點都不可愛。”

“中年偶像”珍惜羽毛也不應原地踏步

靳東

“中年偶像”的發展和行業息息相關

中年男演員可以依舊是偶像嗎?自然可以,但這不意味著他們永遠需要扮演高大全的角色。而只能把男主角塑造得完美無缺毫無弱點的劇本,必然也不會是什么品質之作。想想,《瑯琊榜》里奇智近妖的梅長蘇,卻是個病秧子;《遇見王瀝川》高大英俊的建筑師,也可以是個殘疾人。

對于年齡,國產劇總有把談戀愛的主角往年輕化打造的執念,什么意思,中老年人不配有愛情?這也是“中年偶像”經常不切實際裝嫩的原因。每個年齡段都有自己的美,40歲演20歲分明太勉強。我們也不愿意看到好好的男人到了中年,留著夸張的洗剪吹發型,染稻草般的黃發。都說換個發型顯年輕十歲,但也可能失敗。像靳東,明顯光可鑒人的大背頭比偶像男團式的龐大劉海更合適他。近期的電視劇《戀愛先生》播出后,評論里一邊倒地吐槽,都是想替他打薄前額頭發,“掀起你的劉海來”。

或許角色還是其次,最重要的是遠離不靠譜劇組。想想鐘漢良遭遇臭名昭著的“摳圖大劇”《孤芳不自賞》,令人扼腕。一些少男少女容易被原諒的錯,資深人士就不合適了。成名已久,就不能想想突破一下已有的造詣?和年輕演員一樣說著自己都不相信的臺詞,一不小心就會顯露出猥瑣。

話說回來,靳東雖然一直被吐槽演什么角色都一個樣,但他在選劇本上還是比其他幾位有水平的。從最初走紅的《偽裝者》,到《外科風云》《我的前半生》,都有可圈可點之處;嘗試了一次網劇《鬼吹燈之精絕古城》,也沒有崩;而客串過的《瑯琊榜》《歡樂頌》(第一部)《戰長沙》,不同類型在業界都有口皆碑。而中年偶像或許也是“中流砥柱”,他們的選擇,其實很大程度上是行業主流的選擇。

還是那句話,產業鏈是環環相扣的,既要鞭策“中年偶像”們選擇合適的影視劇劇本,也要質疑有沒有足夠多足夠好的劇本、團隊,繼續打造“中年偶像”,拍中年人也愛看的電視劇?

【來源:新浪網】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娛樂 » “中年偶像”珍惜羽毛也不應原地踏步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