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郁悶,就是郁達夫的苦悶

郁悶,就是郁達夫的苦悶

作為“五四”新文學發展史上最負盛名和最具影響力的作家之壹,郁達夫在小說、散文、舊體詩等領域均取得較大成就,尤以他的小說創作影響最大。

11月3日晚7點,由單向空間承辦,許子東、李慶西和桑格格以文學的名義,召喚音樂表演、美酒美食還有書籍,在杭州濱江亞朵S酒店分享自己與郁達夫的故事。

許子東,香港嶺南大學中文系教授,也是著名的郁達夫研究者。他生於浙江天臺,早年求學華東師大,師從錢谷融,成名作《郁達夫新論》開啟“新人文論”系列。

談起和郁達夫的淵源,他說壹切都源於研究生的入學考試,當時“要考作文,題目是給友人的壹封信,副標題是談談現代文學。”

那時候的許子東,還是壹個剛讀完本科的工科生,於是老老實實地寫了第壹次看郁達夫的感受——“說實話,看完郁達夫,我就壹個想法——這樣都行?”許子東的誠實引來不少到場讀者會心壹笑。確實,郁達夫的小說帶有強烈的浪漫主義色彩,這在當時的中國文壇是非常罕見的。

“中國最偉大的現代作家是魯迅和郭沫若,兩個人關系特別差,總是隔著文壇罵來罵去。但是我後來了解到,兩人和郁達夫關系都特別好。總有其原因吧。”就是這個原因,成為了許子東好奇郁達夫其人其文的壹個開始點。

在許子東看來,苦悶、煩悶、抑郁都不足以形容郁達夫。郁悶才是。“郁悶,就是郁達夫的苦悶。”

讀書的時候,許子東把郁達夫看過的所有外國文學都看了壹遍。他總結說,郁達夫的文學靈感來源於四個國家——法國、日本、俄羅斯、德國。

“法國是盧梭。”在郁達夫的大膽、赤誠、自我審視中,能看到他和盧梭的藝術觀是契合的,就像盧梭說的——“藝術的理想是赤裸的天真”。

“日本是私小說。”私小說是日本20世紀文學的壹種特有題材,往往會把個人從時代中割離出來,去講小的東西,講自身經驗的東西。郁達夫深受這種文體的影響,他總是在小說中暴露自我,講壹些細節和微弱的東西。就像桑格格所說的,“不被故事所裹挾。”

“俄羅斯是屠格涅夫。”許子東說,在俄羅斯文學中,總是能夠看到對於國民性的探討,這個和中國是相通的。“只不過,中國人在找民族性的時候,塑造的壹個形象是阿Q;而俄羅斯人往往會塑造壹個貴族,壹個受西方影響,知道世界在發生什麽,卻什麽都做不了的貴族,是多余的人。”

在許子東看來,盡管郁達夫和西方文學有千絲萬縷的聯系,他和中國傳統文學的關系更緊密。

在分享會的最後,各位嘉賓都各自挑選朗誦了郁達夫小說散文的段落。到場的不少讀者也分享了自己最愛的佳句。文學之夜在音樂、美酒、對話中落幕。

來源:新浪新聞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郁悶,就是郁達夫的苦悶

讃 (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