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櫻桃子和她的小丸子

櫻桃子和她的小丸子

圖:動漫作品《櫻桃小丸子》作者櫻桃子日前因病逝世(作者供圖

日本漫畫家櫻桃子女士因乳腺癌於八月十五日晚上逝世,享年五十三歲。出於對家屬意願的尊重,在守靈、追悼告別儀式等一切後事都辦妥之後,媒體才在二十七號發佈訃告。對於大多數人而言,這個女漫畫家的名字或許是陌生的。但是說起她的作品,可以說是家喻戶曉、婦孺皆知,那便是《櫻桃小丸子》。

對於櫻桃子的去世,在我的周圍,倒也沒有太大的反響,只有少數朋友,在微信朋友圈裏,發了小丸子的圖片,甚至都沒有配文字,似乎也說不出太多的東西,似乎也只是跟一個友人簡單地告別。但我仍想提筆寫一寫這位豐富了我的童年動漫生活的創作者。

不妨,先來簡單回顧一下櫻桃子和她的《櫻桃  小丸子》吧。

櫻桃子,本名三浦美紀,於一九六五年五月八日出生於日本靜岡縣的清水市。一九八四年,年僅十九歲的櫻桃子以自身經歷為藍本,向集英社出版的雜誌《RIBON》投去一篇以“教師”為主題創作的短篇漫畫,正式出道。這篇處女作便是《櫻桃小丸子》的雛形,在單行本第一捲髮行時,也被收錄其中。兩年後,《櫻桃小丸子》開始了在《RIBON》長達十年的定期連載,一九八六至一九九六年期間,它更是成為《RIBON》的招牌作品,一舉幫助該雜誌獲得史上最高銷量。一九九○年,由富士電視台出品動畫,大大提升了知名度。一九九五年,《櫻桃小丸子》動畫片引進中國。

在我的記憶中,初初看到這個櫻桃小丸子的時候,完全不像一般動漫女主角那樣有驚豔感,只覺得這個小丸子相貌平平,很傻氣,對比同時代的美少女戰士們,甚至還有些土氣。而動畫作品的故事本身也沒有讓我覺得多麼有意思,大概當時正巧也的確沒有什麼更有趣的動畫片了吧。待到長大了,周圍會有人用小丸子的表情包,或是小丸子的圖片做頭像,這個時候去看這個自帶兩個腮紅的齊劉海小姑娘,除了依然覺得傻氣,倒也會覺得可愛,有種莫名的討喜。而其本身透露出的陽光性格,傳遞出的溫暖,也讓覺得現實生活中如果真能有這樣的姑娘應該是件讓人開心的事。

這不禁讓我想起來前幾天在“抖音”App上一個備受關注的成都姑娘。她火起來的原因是在街頭接受採訪的時候,主持人問她男朋友多少收入才能養活她,她笑著回答“只要能帶我吃飯就好”。很多男孩子為此瘋狂,表示要去成都找她。不否認這個姑娘本身也長得好看,不過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萬裏挑一,真正讓她變得吸引的原因應該是評論的那麼一句話吧:“並不是因為這個姑娘的要求低,而是生活很艱難,她給了人們一顆糖。”或許,就像這個成都的姑娘一樣,櫻桃子和她的櫻桃小丸子,都是那個給予我們一顆糖的人。

也正因為如此,儘管我提筆撰文是為了銘記與緬懷,但我也並不想有過多的哀思──畢竟小丸子給我們帶來的總是歡笑與溫暖。此時此刻,我的腦海中依然迴響著當年國語版動畫那洗腦的片尾曲副歌,我想拉著小丸子,拉著櫻桃子,拉著那些在艱難生活裏,給我遞過糖的朋友,一起高唱,一起起舞:“瞄準目標看齊/劈裏啪啦,劈裏啪啦/做事不偷懶/劈裏啪啦,劈裏啪啦/學習不怕難/劈裏啪啦,劈裏啪啦/瞄準目標看齊/劈裏啪啦,劈裏啪啦/讀書真勤快/劈裏啪啦,劈裏啪啦/今天學得好/劈裏啪啦,劈裏啪啦/明天理想能實現……”

就在這充滿正能量的“劈裏啪啦”裏,櫻桃子和她留下的小丸子始終給生活中的我們送來一顆可以樂觀的糖。

【華發網根據大公報採編】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櫻桃子和她的小丸子

讃 (2)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