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蘇芒:“欲望至上”的時尚女魔頭之路


蘇芒:“欲望至上”的時尚女魔頭之路

曾幾何時,蘇芒還是只身來北京追夢的一個地方姑娘,而24年后,蘇芒的夢最終在“欲望至上”的時尚女魔頭之路上戛然而止。

蘇芒:“欲望至上”的時尚女魔頭之路

逐夢

1994年,在中國還沒幾個人懂時尚的年代,“外套上加三個袋子就賣瘋了”。而在那樣的年代,蘇芒一個小女孩就提著一個自行車,跨過了《時尚》雜志編輯部那個高高的門檻。

那會蘇芒才23歲,還只是一個北漂女:闖北京的普通人,普通雜志編輯,月薪是低于普通標準的800元。而1994年的《時尚》雜志還只是幾個初次下海的年輕人,在北京小院里辦的名不見經傳的小刊物。而正是這個時候,蘇芒僥幸撞入了時尚行業。這距離她成為時尚女魔頭還有數年,回望來路,也有人稱這是時代給予的一次機會,對于相對平凡的蘇芒來說。

年輕的蘇芒和現在很多普通雜志編輯一樣,寫稿子、做記者、催廣告費,從底層做起。但不同的是,蘇芒想要更多。她敢在一個月工資只有800塊錢時,就買了5700塊的LV包。“領著幾千元的工資,為上萬元月薪的人寫富豪名流的生活方式”的普通編輯,其實給不了蘇芒夢想中的光鮮亮麗。

2年后,蘇芒就被轉去做了廣告銷售,很快蘇芒的業務能力得以大放異彩。隨著工作的變化,蘇芒和“時尚夢想”的關係開始失衡。

普通的編輯工作只能給予蘇芒普通的幸福,而普通的幸福,隨處都是。于是生猛的北漂姑娘蘇芒,咬緊牙,兩腿生風,在追逐欲望的路上狂奔起來。

名利場

誰能想到,后來的時尚行業是要依靠“廣告爸爸們”存活的?廣告收入一度成為時尚集團80%的收入。金錢、權利,即將成為時尚行業的最重要的名利場。而這也是蘇芒第二次看到時尚圈的大門在向她打開。

23歲的她初出茅廬,啥也不懂,靠著沖勁兒踩個單車就敢去跑業務,人不給錢,她就賴人那兒不走。后來出入人際繁雜的名利場,即使工作再玩命,蘇芒也能游刃有余,她說因為她看到了廣告、金錢、名利場背后的美。“我覺得如果你帶著有色眼鏡去看名利場,你看到的就是虛榮、浮華、紙醉金迷,如果你摘掉你的有色眼鏡,你看到的是什么,美。”

你可以不認可蘇芒的時尚,但她的能力卻讓人佩服。《ILOOK》雜志出版人洪晃曾對她如此評價。

2003年發起的“BAZAAR明星慈善夜”,是蘇芒將自己最大的優勢“資源整合、人際交往”發揮得淋漓盡致的標志性事件。拼命擠進名利場的欲望,也讓蘇芒在時尚雜志社站穩了腳跟。

2014年,蘇芒揚眉吐氣晉升到了時尚總裁的位置,蘇芒也告別了那個曾經土氣的南京小姑娘,躍過了上層社會名流的龍門。名人大腕的party成為她經常出去的場所,而與之共同出現在合影里的同伴,也升級成為了一線明星、名門大佬。

憑著勤奮、努力以及好運,一步步在光鮮亮麗的時尚行業不斷攀升。她的衣柜里有了越來越多的名牌,朋友圈里有越來越多的名人,出入越來越高檔次社交場所,直到她的時尚夢變成了徹徹底底的物質欲望。

欲望至上者

時尚是什么?蘇芒曾說,是欲望。的確,如果把蘇芒24年的時尚人生比作一幅速寫,成全了其魅力的正是其中勾勒出的欲望。

蘇芒在自己的文集 《時尚的江湖》中寫下:“我一向是贊美時裝的,正如我一直贊賞物欲。”在蘇芒看來,欲望,是一切的原動力。無論是為雜志拉廣告、結交明星大腕,還是bling bling的穿衣風格,蘇芒都展現著自己“欲望至上”的觀念。

2017年的芭莎慈善晚宴,蘇芒邀請上百位頂級流量明星上臺合影,遭詬病“炒明星八卦”;蘇芒和諸多一線明星合影曬照片,被指責“誰紅跟誰玩”。馳騁時尚圈24年,蘇芒擁有著龐大的娛樂圈人脈,很難否認蘇芒在這方面的能力,但也很難讓公眾不帶著有色眼鏡去看待。

有人說中國沒有時尚、“中國的時尚就是老干媽配紅酒”,并把這些責任推至蘇芒的頭上,因為“她是廣告銷售出身,只會些拉廣告、傍明星、追大牌的伎倆”。在紙媒的話語權被稀釋、時尚媒體倚重廣告而存在的時代,拼業績的蘇芒不可避免地成為了人們眼里的流量、資本、物欲至上主義者。

于是,在諸多的輿論的風波里,蘇芒再也沒有擺脫過那個充滿物欲、不懂時尚的“秋褲芒”。或許正如洪晃所言,正是因為處在一個“中國bling bling的時代”,金錢、地位、和閃耀的美麗,才會成為蘇芒一直追逐的欲望。

24年,蘇芒在時尚圈進階之路上埋頭打怪升級,終于在數天前砰地一下,撞到了天花板上。

兜兜轉轉這么多年,蘇芒還是承認說,自己現在要回去照顧家人,不得已停下腳步。從“欲望”回到“雞湯”,或許因為再向前走一步,都會步步深陷?

無論如何,蘇芒最初的時尚夢,早已和這24年追逐的欲望分道揚鑣。回望來時路,蘇芒還會覺得時尚圈閃閃發光嗎?

蘇芒的芭莎系和她的流量們

的確,因家人健康作為辭職理由,發生在蘇芒身上,著實不夠有信服力。我們早已習慣這個把打雞血掛在嘴邊、喊著愛與勇敢口號的女主編活躍在各種娛樂新聞里,穿梭在八卦的街頭巷尾。

正如蘇芒在辭職信里所說,她在時尚集團奮斗了24年,如今卻一朝放棄自己辛苦打拼下來的芭莎系,交出時尚集團總裁的大權。換作以前,是絕不可能出現在事業心爆棚的蘇芒身上的,也難怪眾人需要一個合理的解釋。

在明星資本論看來,事實真相并不重要,蘇芒的前世今生以及人物關系網雖說值得深挖,但對行業更有意義的不僅于此:24年職業生涯,她究竟給中國時尚帶來了什么;“蘇芒模式”可復制的概率有多少;下一個蘇芒在哪。

蘇芒模式:流量時代與全媒體

何謂“蘇芒模式”,用幾個詞來形容:走流量路線、全媒體(擁抱新產品)。

事實上,時尚圈擁抱流量,并不是近兩三年才有的論調。流量一詞在2014年后成為高頻詞,倒推十年,章子怡、趙薇和舒淇,作為千禧時代的當紅明星,早在2003年就拿到了《時尚芭莎》和《ELLE》的封面入場券。之后,以章子怡為首的四旦在時尚雜志的爆發期是2004—2007年,這段時間內,雖說范冰冰和李冰冰正處于事業上升期,但各大一線女刊封面上并未出現過她倆的臉。

這里面自然是有個心照不宣的規則:從娛樂圈走紅到時尚圈立足,存在著三到五年隱形的過渡期。因為當時是國內時尚雜志的黃金年代,一線刊物的話語權足夠大,它們會對當時的流量有傾斜,但也要論資排輩。

2008年1月,李冰冰登上《時尚芭莎》,解鎖了自己第一封五大女刊。范冰冰緊隨其后,將《時尚芭莎》2月刊收入囊中。可以說雙冰的刷封面之旅,是從芭莎開啟的。也是在2008年,雙冰前后腳拿下《時尚COSMO》九月刊與十月刊,至此,四旦雙冰在一線女刊上完成了合體。(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雙冰這種奮起直追的勁,和蘇芒的事業野心有異曲同工之妙~)

四旦雙冰的霸刊格局,一直延續到了2014年。在此期間大花們出現在《時尚芭莎》和《時尚COSMO》最為頻繁。而當時楊冪、劉詩詩、唐嫣這些電視劇小花們正在重復著當年雙冰過渡期的路線,楊冪作為電視劇小花當中的優等生,在2014年2月解鎖了第一封一線女刊封面,上了《ELLE》,其他人還在默默等待翻牌子中。

值得一提的是,劉亦菲、倪妮和Angelababy,這三位小花串連起了上述兩個時間段。劉亦菲在2008年就和成龍為宣傳《功夫之王》登上雙人封面,成為《時尚芭莎》最年輕的封面女郎(當時她21歲)。倪妮從2012年開始,只花了十個月的時間,解鎖了除《Vouge》外的其他四個一線女刊。Angelababy則是從2011年開始,連續五年出現在《時尚COSMO》上。

要說她們三人的共性,三個字就能概括:電影咖。英雄不問出處這句話在時尚雜志行不通,所謂的“鄙視鏈”也是常態,仿佛電影出身的明星們更容易獲得主編們的青睞。不過這些規則,在2015年后,統統都被打破,取而代之的話語權評判標準,是流量背后代表的商業價值。

2015年是繼雙冰“上位”后的第二個分水嶺,吳亦凡、鹿晗、楊冪齊齊被時尚兩刊認領,正式開啟新一代流量時代。之后TFBOYS以組合形式出現在2016年《時尚芭莎》7月上,鹿晗連續三年登封《時尚芭莎》,再到去年王俊凱的芭莎金九及王源芭莎生日月封面,新生代流量已是大勢。

四旦雙冰——流量小花——四大流量——頂級流量,蘇芒在流量路線上走的很穩,她深諳話題之道,幾乎在每個階段都有交好的明星。章子怡、范冰冰、Angelababy、鹿晗、王俊凱王源,他們是流量變化的縮影,也是蘇芒屢試不爽的法寶。換言之,有流量明星的地方就有蘇芒,她帶領芭莎系走流量路線的秘訣就是——與時俱進。

蘇芒與時俱進的特質,還體現在她帶領芭莎系走向全媒體時代。2009年被稱為ipad雜志年,各大刊物逐漸都推出了電子雜志,同時品牌主從全年預算里劈出了至少三分之一投給了在當時象征新媒體的時尚網站,例如YOKA時尚網。

大方向表明,光守著實體雜志是沒出路的。芭莎產品線順勢擴張,推出時尚芭莎app(如今為芭莎in),邀請明星入駐,想做資訊與粉絲經濟平臺。去年還玩了一把新F4出道,估計新F4這四個男生的百度百科里可以寫上一句,“在一個時尚app里出道了”。

此外,《芭莎電影》收刊后,芭莎電影組被保留了下來,合并到《時尚芭莎》正刊雜志里。近兩年與影視項目的合作也是打得火熱,最近一次是給電視劇《烈火如歌》拍了跨界視覺大片;之前還有和《奇門遁甲》的定制大片,說句實在的,成片效果比電影本身好看。

總之,芭莎電影組的作用是:上不了當月封面的明星或者項目不要緊,咱們通過影像來露出就行,一樣能起到宣傳作用,甚至根據成片質量還有意外驚喜。對于芭莎品牌來說,也不會錯過當下的熱點,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為。

在如今時尚雜志紛紛觸達新媒體的格局下,蘇芒模式的方法論并不是最獨特的,但芭莎系的優勢在于兩點:1. 時尚行業及其衍生的產品線,芭莎系都有;2. 一魚多吃,把資源整合發揮到最大效應。

下一個蘇芒在何處

蘇芒模式的落地化,集中體現在她張羅了十幾年的芭莎慈善夜。你也可以理解為,這是慈善版的“我們太太的客廳”。文人政客、商賈明星,圍繞著慈善的主題,一方面確實是在行慈善之事,但另一方面也能包攬近一周的話題焦點,隱藏任務還有爭取多get大品牌的關注,怎么看都是筆劃算的買賣。

蘇芒的短板在于她的審美品味,以及對時尚流于表面的言論,平心而論,在這兩方面她不是個合格的時尚主編,被大眾詬病也無可厚非。但她的整合能力,是讓她能夠成為國內時尚主編三足鼎立之一的最大砝碼。

對于吃瓜路人而言,時尚圈的各種活動多如牛毛,但芭莎明星慈善夜這個品牌,傳播范圍和影響力還是很大的。本就是跨界的活動,與其沒有水花的走個紅毯,不如做些有討論價值的品牌營銷。在這點上,明星資本論還是持贊同觀點的。

目前國內主流刊物背后隸屬四大門派,張宇手上的《Vouge》屬于康泰納仕集團,曉雪手上的《ELLE》則是赫斯特集團的得力干將,而另一股新生勢力——精品傳媒集團,在去年上升迅猛,旗下的雜志如今正成為高品質,high fashion的代名詞。

例如精品傳媒集團去年與易烊千璽合作兩次,旗下的《T magazine》三萬限量預售,線上總售額超150萬;另一本《KINFOLK》夏季刊,限時三小時預售,線上總售額達230萬,可謂叫好又叫座。

如今蘇芒退位,雖不至于大幅度影響芭莎系的品質,但時尚掌門人的換屆洗牌,使得眾主編的江湖地位,只怕不久后就會發生改變。中國時尚界在經歷了男性掌權階段,到全女主編時代,再到三足鼎立時期,如今將走到百舸爭流的格局。

還會出現下一個蘇芒么?明星資本論更傾向于,下一位替補上三足鼎立的主編,是一個“升級版的蘇芒”:審美品味在線,有引領中國時尚的精神風貌,以及蘇芒1.0最引以為傲的資源整合能力。

那么,蘇芒走了,對當今線上流量們有影響么?

并不會,因為流量已經滲入時尚,變成了救命良藥。

【來源:網易網】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文化 » 蘇芒:“欲望至上”的時尚女魔頭之路

讃 (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