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一帶一路是中國旅遊業發展新機遇 國際旅遊人才成剛需

2018中國(鄭州)國際旅遊城市市長論壇“一帶一路”旅遊城市市長峰會今年五月份在鄭州召開。會上文化和旅遊部黨組副書記、副部長李金早在主旨發言中指出,“一帶一路”旅遊合作交流對影響現階段城市旅遊和世界旅遊發展有著重要的作用;旅遊發展除了受交通、收入、生活方式等因素影響之外,還與“五大發展理念”有著密切的關系。同時,旅遊不是孤立的,它需要更好的向國際化發展。

李金早表示,“一帶一路”跨越了東西方的四大文明,四大宗教的發源地,連接了全球主要旅遊客源地與目的地。目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國際旅遊規模佔全球旅遊的70%左右,中國與絲路沿線國家雙向旅遊交流的規模超過2500萬人次,預計在中國的“十三五”這五年期間,中國將吸引“一帶一路”沿線國家8500萬人來華旅遊,拉動消費約1100億美元。同時,中國也將爲沿線國家輸送更大規模的遊客和消費。

同時,李金早強調,“一帶一路”旅遊合作交流對影響現階段城市旅遊和世界旅遊發展有著的重要性。其中,主要因素大體上涉及到以下五個的方面:

第一是交通。交通工具的革新和交通網絡的完善爲旅遊的井噴式發展帶來了有利的和直接的作用,在很在程度上改變了人們傳統的時空觀念。過去,在中國從北京到武漢坐火車將近18個小時,現在大約4個小時就可以到達,從北京到鄭州大約2個多小時。中國的高速鐵路還在提速進程中,現在運營的高鐵時速約300公里,在實驗的狀態下,高鐵時速可達400公里,直接促進了旅遊大發展。到2017年底中國鐵路運營裏程已經達到12.7萬公里,其中高鐵25000公里。

第二,國民收入提升直接刺激了旅遊。以中國爲例,目前,人均GDP超過八千美元,居民出遊意願和能力明顯提升。人均出遊的次數已經接近四次,盡管與法國、美國、英國、義大利、德國等發達國家相比存在差距,但是由於基數大,中國出遊的規模是很龐大的。2017年中國的國內遊規模已經超過50億人次,這與國民收入的提升直接相關。

第三,休閑已經成爲國民的基本權利和生活方式。隨著國民休閑意識的提高和休假制度不斷完善,休閑已經成爲國民的日常生活選項。

第四是各國經濟結構的調整優化。控制汙染産業、重型産業,注意發展服務業是發展大趨勢。在服務業中,旅遊是具有牽引性、帶動性的産業,這是旅遊大發展的重要動力。

第五是經濟的全球化。全球化的發展使得世界各國不再遙遠,今天我們在這裏接待來自法國、義大利、美國和西班牙等國家這麽多的遊客,這在幾十年前很難想像,這是全球化的作用。

此外,李金早指出,旅遊之所以具有強勁的發展力量,除了和交通、收入、生活方式等因素有著密切關系之外,就旅遊城市的發展來說,李金早提出,總體上是要認真領會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五大發展理念: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用。

一帶一路是中國旅遊業發展新機遇 國際旅遊人才成剛需

李金早認爲,“五大發展理念”適用於旅遊業的發展並提出以下觀點:

第一,應有全域旅遊的觀念。如今,沒有完全脫離鄉村的城市。作爲旅遊城市市長,應當有全域旅遊的理念。全域旅遊的要素必須要考慮到鄉村,進行城鄉全要素規劃、設計、資源配置,城市的工業旅遊、研學旅遊、曆史文化旅遊,以及其他特色旅遊,都需要重視。交通、園林、環境、住宅等等這些要素,在不考慮旅遊的時候,是單個的、孤立的,當以全域旅遊的觀點來看時,都是相互聯系的。應該把它們作爲旅遊元素,以旅遊的標准加以規劃、協調和資源配置。全域旅遊的意義遠遠超出了旅遊範疇,是一個城市、一個地區經濟結構不斷優化,社會發展不斷進步的內在要求。居民通過旅遊直接與外界發生聯系,學習其他地方、其他民族、其他文化的先進因素,使自己不斷得到完善和提升。旅遊是一個地方社會進步的重要載體。當我們以全域旅遊的概念、理念來看待旅遊的時候,我們會發現現在所從事的旅遊工作既在經濟層面解決很多人的就業,包括直接就業和間接就業,承擔著扶貧任務,還有著促進社會進步和人的全面發展的使命。

李金早舉例說,河南有一個縣叫新縣,這是一個大別山山區縣,生産條件很艱苦,近些年來通過發展全域旅遊,老百姓的收入明顯提升,許多人脫貧,有的還致富了。旅遊是個巨大的産業,旅遊也在改變人們的觀念,偏遠鄉村的人們可以接觸到來自其他國家的遊客,這都是社會進步很重要的促進因素。發展全域旅遊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要完善旅遊治理機制。我們正在加強旅遊業綜合管理,構建現代旅遊治理機制,設立旅遊員警、旅遊巡迴法庭、旅遊工商分局等等。許多發達國家,市場程度很高的國家,更是有很多值得中國學習的旅遊治理經驗。

全域旅遊還有一個重點就是要共用。過去在人們看來與當地居民不相幹的企業,通過發展全域旅遊,可以帶動更多的人們脫貧致富,共用旅遊發展的成果。

第二,作爲旅遊城市市長,應該高度關注旅遊環境的改善。廁所問題是一個世界性的難題,有些國家解決的比較好一點,但解決的不好的是大多數,包括歐洲一些地方,也未解決的很好。遊客上廁所還必須要到附近的餐館或者咖啡廳,先喝了咖啡才能去上廁所,這在歐洲也不止一個、兩個城市。可見,廁所問題不僅是中國的問題,也是一個世界性的問題。我們呼籲,旅遊城市的市長們應該親自抓廁所,無論是中國的市長,還是歐美的市長,都應該重視起來。中國在習近平主席閣下的領導下,正在開展一場全國上下的廁所革命,取得了明顯成效。當然革命路程還很遠,還需要更大努力,我們也願意學習歐美一些先進的經驗。“不抓廁所革命的市長是不合格的市長”,希望把這個聲音傳遞到世界各地。

第三,我們需要高度重視旅遊安全。人們的出行要愜意,首先是要安全。現在影響安全的因素很多,如局部戰爭、地區沖突、民族沖突、宗教沖突、國際恐怖主義、重大災害、重大事故、傳染性疾病等等傳統的或非傳統的不安全因素,對旅遊業形成了威脅,這需要我們給予高度重視。作爲旅遊城市的市長,一定要有高度負責任的精神,有效的管控不安全因素,盡最大努力確保遊客的安全出行,安全回歸。

第四,要高度重視綠色旅行,推動旅遊業可持續的發展。習主席講“冰天雪地就是金山銀山”,中國旅遊業要向歐美國家學習這些方面的經驗。中國許多地方正在爲綠色旅遊努力,可喜的是,這方面成功的例子越來越多了。

第五,要發展優質旅遊。不斷提升旅遊品質,不斷提升景區管理水準,給遊客更多的便利,同時也要努力降低旅遊産品的成本,使更多人共用旅遊發展的成果。

第六,加強旅遊國際合作,助推旅遊優質發展。今天在鄭州舉行這次論壇,充分說明旅遊領域的國際合作動力有多麽的強大。來自歐美,甚至還有南太平洋國家、地區的人們來這裏共商旅遊發展、合作大計。這是一個很好的態勢,值得我們很好的珍惜。

李金早指出,旅遊從來不是孤立的,它是跨區域的、跨國家的,是國際化的。同時他希望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各國旅遊加強交流合作,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加和諧、親密和充滿愛。

一帶一路是中國旅遊業發展新機遇 國際旅遊人才成剛需 

一帶一路 旅遊當先

“一帶一路,旅遊先行。互聯互通,旅遊先通。”在國家“一帶一路”發展戰略中,旅遊業處於一個邊緣化的狀態。但發展“一帶一路”,旅遊當先卻是必然趨勢。世界旅遊城市聯合會專家委員會主任魏小安教授認爲,這是由旅遊的特點決定的,柔性發展是旅遊業的最大特點。“旅遊投資在哪兒都是受歡迎的,走出去的不僅是中國資金,還有中國的科學成果,可以就地吸收市場,吸收當地人民就業,給當地政府提供財政稅收收入。這種柔性發展決定了,在一帶一路發展過程中,必然呈現旅遊當先的格局。”

是機遇也是挑戰

“一帶一路”戰略給旅遊業帶來了機遇也帶來了很多挑戰。國務院參事室參事王輝耀教授指出,一帶一路的內涵包括了政策溝通、貿易暢通、民心相通、資金融通等板塊,而旅遊跟每個板塊都有關系。“一帶一路”經過60多個國家,不是中國能夠獨自實現的戰略,它需要大家一起來推動。他認爲發展一帶一路,降低人員流動的壁壘是關鍵問題,現在中國公民出去的手續非常繁瑣,簡化流程和手續,加強人員流動是非常必要的。

國家旅遊局政策法規司政研處處長曾博偉博士指出,發展“一帶一路”戰略,把中東西部打通,有利於旅遊資源客流地交流,國內區域建設中的交通便利化,也有利於整個國家內部的旅遊交流。通過人的交往,實現資金、資訊等各方面的交流,就是旅遊的作用。

大開大合的戰略思路

魏小安教授認爲,經濟帶必然拉動旅遊帶,發展“一帶一路”首先是中國段的完善,第二步是中亞段的提升,第三步是歐洲段的銜接,需要分段研究,甚至分別研究。

通過旅遊促進和平,通過旅遊推動發展,這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長遠之計。所以縱橫東南是中國作爲海洋大國的起步,也是建設海洋強國的方向,需要大力發展海洋旅遊業。路上絲綢之路做的就是一條文化觀光帶,是一條度假帶。發展的最終結果是形成世界級的度假帶。但是中國的海洋旅遊資源缺乏競爭力,缺乏真正好的度假目的地,所以必須在産品方面下更大的功夫。

複星集團副總裁錢建農認爲,中國旅遊業正面臨著轉型和升級。中國旅遊市場存在許多問題,這些問題實際跟旅遊産品缺失有非常大的關系。錢建農表示,旅遊從一開始就應該站在全球化的角度,複星集團正在考慮推行“大旅遊風潮”,“旅遊不是一個單向的東西,它實際上是一個生態圈。”錢建農說。

在旅遊産品缺乏的問題上,中國國旅集團副總經理陳榮博士補充說,過去旅遊企業基本是依靠自我發展的,自我發展主要來自於企業業務的增長,以及少量的對外投資,旅遊企業總體上發展不快,大企業也比較少,在産品和市場和模式上面都缺乏創新。

從破題走向破局

曾博偉認爲,旅遊業要服務於“一帶一路”戰略,必須要形成各國民心的紐帶,一方面通過利益交換,另一方面也要形成各國之間的融通和共識。通過發展旅遊,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中國之間,真正形成一種文化的共同點和經濟共同點,進而形成命運共同體,讓旅遊走進來,讓文化走出去,讓旅遊走出去,讓利益走進來。

曾博偉認爲,對於“一帶一路”旅遊的涵義,已經做到了“破題”,但卻沒有“破局”。對於“破局”的方式,曾博偉提出了幾個方面的參考:一是遊客往來,這是“一帶一路”旅遊發展的基點,要考慮入境旅遊和出境旅遊的政策協調。二是宣傳營銷,既包括“一帶一路”形象營銷,也包括如何跟相關國家的合作,同時還包括國內各省區市如何進行在大平台下做具體的細分營銷。三是資源開發,在開發沿邊國家的同時考慮到旅遊業的發展,推廣中華文化。四是政策協調,推進和沿線國家簽證互免政策。五是研究交流,派遣院校老師和學者跟相關國家進行交流。六是旅遊援外,推動援外工作機制,對一些沿線並不富裕的國家開展援外工作。七是人才培養,運用旅遊産業特性,推動相關的人才戰略。八是服務的提升,通過標准化的方式,使服務水準得到提升。

“一帶一路”建設所需的旅遊國際化人才並非泛國際化人才,他們首先要具備旅遊産業屬性,其素質和能力應與“一帶一路”旅遊交流活動相匹配,具備旅遊安全、文化沖突、危機協調等應急管理能力

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得到了越來越多國家響應。就如何推進“一帶一路”建設與區域合作,習近平主席提出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的重要思想。貫徹落實“五通”思想將有力促進中國與沿線國家的交流與合作。旅遊業具有先聯先通的天然優勢,是“五通”進程中的不竭動力之源。

早在2015年,國家發改委牽頭下發的《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明確指出要“加強旅遊合作,擴大旅遊規模”。曆史告訴我們,“加強旅遊合作,擴大旅遊規模”非一朝一夕之功。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人才是旅遊合作的支點,是國家可持續發展的保障。“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語言多樣、習俗各異、信仰有別,資源稟賦和發展程度也不盡相同。2017年,在“一帶一路”沿線60多個國家中,中國遊客到訪人數最多的前十個國家中僅新加坡一國將英語列爲官方語言。我國遊客到訪增速前十名國家爲俄羅斯、文萊、波蘭、捷克、匈牙利、尼泊爾、埃及、塞爾維亞、土耳其、斯洛伐克,都不是英語國家。由於種種原因,中國大多數旅遊院校在國際交往過程中長期以美英澳爲代表的英語國家爲主,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較爲陌生。這一現象引致國內普遍缺乏精通“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語言、深知“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社情國情的複合型人才。

北京對外經濟貿易大學2017年做的抽樣調查進一步佐證了上述事實,包括旅遊在內的“走出去“企業面臨三個共性問題:一是不懂國際法律法規和商業合同規則,難以准確甄別合同條款中存在的風險,項目盈利水準較低,甚至虧損;二是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政治、經濟和社會文化、宗教信仰等認識不足,導致相關國家産生誤解;三是缺乏對東道國社會制度的瞭解,難以有效管理外籍員工。從需求類型來看,企業管理類、小語種、專業技術型和項目管理類人才佔據緊缺人才的前四位,佔比依次爲37%、22%、15%和11%。

不難看出,對國際化人才的需求在一定程度上反襯了當下人才供給短缺的事實。放眼我國旅遊教育,雖然人才培養總量不算少,但有效的人力資源供給仍顯不足。“一帶一路”建設所需的旅遊國際化人才並非泛國際化人才,他們首先要具備旅遊産業屬性,其素質和能力應與“一帶一路”旅遊交流活動相匹配,具備旅遊安全、文化沖突、危機協調等應急管理能力。從根本上看,建設一支寬視野、厚基礎、複合型的師資隊伍是破解現實困境的核心要素,更是我國文化旅遊事業改革創新的基礎保障。

筆者認爲,有必要對應“一帶一路”強化頂層設計,從國家戰略視角執人才培養的牛耳,加快國際化師資的養成。

一是拓寬文化交流管道,全方位滿足“一帶一路”建設需要。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經貿往來、社會文化交流等方面有著悠久曆史和密切聯系。鑒於我國特殊國情,各高校現在還不具備大量聘請世界一流大學教師和學術大師來華任教的條件。因此,目前提高師資隊伍國際化水準的最佳途徑是“請進來與走出去”相結合。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深入推進,文化旅遊領域的交流應進一步弘揚“和平合作、開放包容、互學互鑒、互利共贏”的絲路精神,通過各種交流管道,在高等院校中開展文化和旅遊交流活動,讓教師有更多的機會瞭解沿線國家的曆史傳統和精神追求,體會異域風情。另一方面,各級政府和旅遊高等教育機構應有針對性、有計劃地選派科研能力強、專業基礎好、外語水準高的教師前往“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開展深度訪問和交流,要避免走馬觀花式的參觀和考察,從模式改良上保證師資培養的質量。有理由相信,只要我們爲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年輕一代創造制度性的跨文化交往機會,“民心互通”的願景就一定會在彼此交流和學習中實現。

二是立足校企共育機制,全方位服務地方經濟社會發展需要。今天,我國企業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渴望“走出去”,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各國的合作比以往任何時期都頻繁、深入。近五年來,“一帶一路”倡議推動了東部沿海地區經濟轉型升級,也爲中西部地區企業“走出去”創造了重大發展機遇。中國旅遊高等教育應緊扣時代脈搏,強化校企合作認知,在總結過往共性經驗的同時,深入本地區企業進一步挖掘個性需求。以此爲基礎,探索符合地方經濟社會發展的校企共育國際化師資培養機制,爲地方企業“走出去”提供人才保障。

三是聚焦教育輸出能力,全方位提升我國旅遊高等教育人才培養質量。高等教育國際化輸出是世界高等教育發展的主流,是高校提升綜合實力和競爭力的必然要求,也是我國旅遊高等院校更好地服務國家“一帶一路”倡議、積極扮演民間大使的必然要求。當下,企業的員工培養依然沿襲傳統的“自培”模式,受衆面窄,人才培養質量良秀不齊。我國旅遊院校應積極聚焦既精通所在國語言、又熟悉所在國法律和文化習俗的一線旅遊人才技能培養路徑,與企業協同開發職業素養養成和技能短訓課程,借助企業走出去東風將國內的好經驗、好方法帶出去。此外,在國家戰略的框架下有序推進聯合學院、境外辦學計劃,也不失爲進一步整合現有資源、形成旅遊教育中國品牌的好方法。

【華發網根據新華網等採編】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中國夢 » 一帶一路是中國旅遊業發展新機遇 國際旅遊人才成剛需

讃 (3)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