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發網繁體版

開拓國際化視野 保險行業融入“一帶一路”

開拓國際化視野 保險行業融入“一帶一路”

“一帶一路”是中國提出的全球化互聯互通的解決方案,給世界帶來了新的發展機會。作為一項看得見、摸得著的實際舉措,2016年,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為1700億美元,其中,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直接投資額達145億美元,承包工程業務營業額760億美元,為東道國創造了近11億美元的稅收和18萬個就業崗位。事實上,“一帶一路”也為保險業帶來實實在在的利益。

“一帶一路”為保險業創造巨大的戰略機遇,是保險業全面融入國家戰略,擴大對外開放,實現行業跨越式發展的重要契機。保險業作為管理風險的特殊行業,自身特點決定了其服務“一帶一路”建設具有天然優勢。如何充分發掘保險業自身特點和天然優勢,創造性地利用“一帶一路”的巨大戰略空間,開啟保險業對外開放的新機遇,是當前保險行業關註的焦點。

“經濟全球化是人類社會發展的長期趨勢,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作為經濟全球化新的引擎,必將給沿線國家乃至全世界帶來一個嶄新的格局。”中國再保險(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常務副總裁和春雷在日前舉辦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17經濟峰會”的分論壇上表示,中國保險業護航“一帶一路”,就是要與中國企業走出去的整個產業鏈條形成命運的共同體,把保險機制作為一項制度性的安排,有效納入國家“一帶一路”的總體佈局之中,共同擔當協同發展、互利共贏。

毋庸置疑,“一帶一路”是解決我國工業產能過剩、提升國家安全及發展區域經濟的一個戰略構想,也是中國對外開放“走出去”戰略的升級版。瑞士再保險估計,2015年至2030年間,“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總體基礎設施需求大約為20萬億美元,主要體現在交通、能源、電信、供水和衛生等方面。不僅如此,“一帶一路”規劃能夠引發基建活動和貿易自由化的新浪潮,還會加強中國與其他“一帶一路”國家的政策溝通、道路聯通、貿易暢通、貨幣流通以及民心相通。

從目前已規劃的項目看,中國保險公司預計能獲得55億美元的商業保險保費收入。如果考慮後續建設項目,中國保險公司將再獲得160億美元的商業保險保費收入。而相關貿易活動預計,“一帶一路”將為中國保險公司帶來約15億美元的保費潛力。2015年至2030年間,“一帶一路”規劃將推升中國商業保險保費收入增加230億美元。

隨著中國企業走出去的步伐加快,風險防控的壓力也如影隨形。

2015年中國信保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風險量化評級約為5.5級,這一數值在1-9級中的風險程度相對較高。未來幾年,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進行投資的中國公司在面臨重大歷史機遇的同時,也面臨著從政策風險、經濟風險到監管風險和具體運營風險等一系列的風險和挑戰。

那麽,保險業應如何幫助中國企業應對國外復雜的經營環境呢?和春雷提出要從三方面入手:一是針對海外經營面臨政治風險、恐怖主義風險、巨災風險等,為企業提供風險化解方案,同時基於對中國企業長期深入地了解,打造國內國際協同的全方位風險保障體系。二是進一步完善當地保險行業的服務網絡,形成深度合作、利益共享、真實可靠的朋友圈,為中國海外的企業提供更加便捷、高效的服務和保障。三是發揮保險資金長期穩定的優勢,為中國企業的海外基礎設施等投資項目提供強有力地支持。

實際上,保險業不僅可以通過將保險產品和保險投資相連接,開發建築工程質量保險、工程保險、責任保險、信用保險等,同時還為重大基礎設施項目建設、裝備制造產業等提供風險保障,提高實體經濟應對風險的能力。

數據顯示,2013年至2017年1月,中國信保承保“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出口和投資4231億美元,支付賠款超16億美元,承保了巴基斯坦大沃風電、中亞天然氣管線、土耳其安卡拉-伊斯坦佈爾高速鐵路等重要項目1062個,承保覆蓋交通運輸、石油裝備、電力工程、房屋建設、通訊設備等多領域。其中,2016年承保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項目303個,實現承保金額1133.1億美元。

一直以來,“一帶一路”戰略的一大掣肘和難題是資金的短缺。根據經濟學家預測,在未來15年,將有20萬億美元的基礎設施融資缺口。瑞士再保險首席執行官繆汶樂表示:“這不僅僅是一個彌補資金融資短缺的問題,而是要確保商業金融的可持續性,能夠在這些項目中體現出可持續的發展。”

他認為,“一帶一路”亟須國際商業保險公司的參與,以更好地促進國際合作。鼓勵外資保險及再保險公司的參與可以幫助當地保險業創造出更強大的、更具競爭力的客戶服務和價值:包括開發創新型產品、降低成本及提供更優質的服務。“這將會改善風險管理方式並降低在海外經營業務的成本。此外,外資保險公司將會給東道國保險市場帶來經驗、技能(如損失控制和精算知識)、培訓計劃、技術和管理能力。還有重要的一點是,外資保險資金將會成為項目融資的資金來源之一。”繆汶樂說。

從長遠來看,創造一個更加開放自由的保險市場,將會提高保險參與者的質量,並引入更多資金,從而有利於企業的國際化經營。繆汶樂建議,為了滿足“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國內及區域市場的需求,外資保險公司可以與當地公司一起提供全方位的保險服務。當地國內和區域性保險主體的參與也將減少對於中國及中國公司主導市場的憂慮,同時有助於順利實施“一帶一路”項目。

“一帶一路”沿線涉及60多個國家和地區,這些國家和地區在政治經濟制度、社會經濟發展階段、法律體系、文化和宗教等各個方面都存在著顯著的差異,而且大多數國家尚處於經濟不發達、政治不穩定、法制不健全的發展階段。在這樣的背景下,外部資本投入“一帶一路”沿線各國的基礎設施領域時往往需要花大量的精力和財力去了解東道國的投資環境,即便是進行了充分的調查並做了充足的準備,也不能保證絕對不發生“水土不服”而導致的種種糾紛和矛盾,並且由於各國之間多方面差異的存在使得協調這些糾紛和矛盾的難度加大,加之基礎設施領域項目所固有的投資規模大、回報周期長等特點更增加了投資回收的不確定性和矛盾的錯綜復雜性。顯然,缺乏穩定的投資環境是保險資金投資“一帶一路”基礎設施將會首先面臨的風險。

與地緣環境風險相伴隨而生的是政治風險。雖然“一帶一路”沿線各國在改善基礎設施方面擁有共同的願望,但這些國家與其他利益集團之間也存在難以割舍的利益訴求,一旦“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共同發展的願望與東道國與其他利益集團之間的利益訴求之間發生沖突,不可避免將帶來東道國政治經濟政策的波動。此外,“一帶一路”沿線部分國家因其所具有的獨特的資源和區位優勢往往成為大國利益角逐的中心,大國之間明爭暗鬥,競爭十分激烈,國際形勢的動蕩以及大國勢力的爭奪勢必影響這些國家的政治經濟形勢和政策,從而給該地區的基礎設施建設帶來不確定性,增加投資風險。

決定投資成敗的另一個關鍵因素是可靠的盈利模式。一般來說,基礎設施投資有三種盈利模式可供選擇:一是使用者付費,二是國家財政支付,三是因基礎設施改善而帶來的周邊區域商業升值。使用者付費模式的成敗取決於項目建成後市場的發展情況,財政支付模式成敗取決於東道國的財政實力,而周邊區域商業價值升值則取決於東道國的土地產權制度等。在經濟欠發達地區,上述三種盈利模式都具有較大的不確定性。“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多處於經濟欠發達地區,財政赤字和債務違約風險較高,項目建成後市場發展很可能低於預期,土地私有制以及其不確定的地緣政治經濟環境也使得基礎設施建設運營方難以獲得周邊的土地,或者分享第三方開發的收益,從而難以獲得周邊區域商業價值的升值。

為應對上述風險,確保投資風險總體可控,以下措施值得參考:一是除了要加強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安全狀況、政局走向、法律特點和金融狀況等進行細致深入的風險評估外,還要註意與不同類型的企業相互合作,形成具有競爭力的團隊,通過“抱團取暖”一起“走出去”,以增強團隊的抵禦風險能力;二是加強沿線國家多邊、雙邊溝通與協商,在資金與基礎設施項目建設之間搭建起信息互通、風險共擔、利益共享的平台。在長周期的基礎設施建設過程中,任何風吹草動,如政府換屆、匯率大幅波動、大國幹預、民眾抗議、宗教運動等,都會造成項目的停滯甚至終止。三是優先選擇投資環境條件較好的項目進行投資,將其打造成為早期收獲項目,發揮示範引領作用。總之,保險機構必須大膽嘗試、揚長補短、謹慎前行方可化風險為機遇,在助力“一帶一路”建設中發揮保險資金的作用。

那2018年我們保險行業的機遇在哪裏,在「一帶一路」的戰略下,我們是否能有新突破呢?

中國作為一個日益掘起的超級大國,在全球的影響力與日俱增。美國與歐洲忙於應付自身的政治不確定局勢,也為中國帶來躋身全球領導者的機會。

目前,香港已成為全世界最大的離岸人民幣中心,在「一帶一路」中扮演「超級聯系人」的角色。作為全球公認的自由經濟體之一,香港兼具國際金融中心、貿易中心和航運中心等重要功能。近年來隨著越來越多的內地企業借著「一帶一路」的政策東風走出去,香港憑借稅負低、營商環境好,多元化和國際化的人才儲備等優勢,已成為內地企業在全球進行跨境金融、投資以及經濟活動的最主要平台。而這個平台發揮的功能亦隨著人民幣國際化的不斷深入,快速成為內地的財富管理中心、離岸風險管理中心以及全球資產定價中心。

2015年中國保監會投了3000億中國保險投資基金,其中很多項目服務於一帶一路基礎設施。

作為泛亞地區最大的獨立上市人壽保險公司,AIA的亞洲覆蓋18個市場,包括的新加坡馬來西亞菲律賓等都是一帶一路在東亞等地的重要戰略涉及要地。可以強強聯合,實現戰略的平台化,一致化。人民幣資金呈現凈流出態勢,主要是流向香港、新加坡的直接投資和跨境融資結算支出。

截至2017年11月末,香港地區人民幣存款為5592億元,較上年末上升2.29%。台灣地區人民幣存款為3173.75億元,較上年末上升2.7%。截至2017年9月末,新加坡人民幣存款總額為1390億元人民幣,較上年末上升10.32%。可見人民幣流通到境外是未來10年可以預測的。那這些企業家高凈值人群在走出去的過程中又如何能夠規避金融風險,走得穩、走得快呢?這是否是我們保險行業的又一個快速發展的機遇,未來這10年,我們應該抓緊時間為這類人士做好境外資產配置,錯過這個好時機,這些人的資產是否會更多的轉移去新加坡或者台灣,甚至是泰國呢,這些問題都值得我們思考。

一帶一路的國家級戰略為保險尤其是海外險企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戰略機遇。一帶一路建設旅遊資金需求長,投資期長,建成後回報穩定長期的特點,而保險資金也是追求復利和時間的長期滾存為保戶創造最大價值。所以境外險企可以在戰略上達到高度契合,不僅可以根據一帶一路的項目特色量身定做投資型產品,還可以設計基礎設施的整體投資計劃。

從境內地區看,2016年,跨境人民幣收付總額排名前3位的是廣東省、上海市、北京市;全國共有7個省(自治區、直轄市)跨境人民幣收付金額超過3000億元;8個邊境省(自治區)二的跨境人民幣收付金額合計約為5145.9億元,佔比5.2%。

從境外地域看,與我國發生跨境人民幣收付業務的國家和地區達到239個。2016年,與香港的人民幣收付金額佔比為53.6%,其次是新加坡,佔比為8.2%。

從資料來分析,北上廣深依然是財富的聚集地,也是做境外資產配置需求最高的地區。那內地其他地方的資產也是不容小視的。金融市場、跨境人民幣、貿易物流等是香港的支柱產業和優勢產業,也是「一帶一路」的戰略重點,通過服務於「一帶一路」的融合,既能發揮我們專業能力和優勢,也能為香港經濟發展尋找到新的動力。

市場變化莫測,不講任何情面,未來的競爭是激烈的,「一帶一路」促進了中國與全世界的交流合作,也意味著中國人的資金流向除了香港還有新加坡及其他周邊國家的選擇。因此新的一年,我們應該馬不停蹄,抓緊時間,搶佔先機,時刻保持危機感,在「一帶一路」的戰略下,望各位家人能以專業的姿態,真誠的為客人們做好財富管理工作。

一帶一路是保險的保障之路,一帶一路為保險業提供了難得的戰略機遇,保險業也為一帶一路提供嚴格的風險管理及保障的保駕護航。

根據 新華網等採編【版權所有,文章觀點不代表華發網官方立場】

 

此文由華發網繁體版編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華發網繁體版 » 中國夢 » 開拓國際化視野 保險行業融入“一帶一路”

讃 (4)
分享至:

評論 0

暫無評論...
驗證碼
取 消
请选择理由
取消
私信记录 »

请填写私信内容。
取消
加载中,请稍侯......
请填写标题
取消